夜深人静,桂玉大太太坐在房中,静静等待着江安与的到来,房子沙漏里的沙,渐渐地的下沉,那人但是也没来。她身边的小丫头,不时抬起头当心的上下打量她的神色,看见她珠泪涟涟不只,心里一软,站出来想要再回去一趟。桂玉大太太抬首叫住她说:“切记再去打探消息,城主夫人管家非常严格小丫头又坐回原处,望着自家主子,陪着她一夜无话可说。天大亮后,江家主院里热闹起来,喧嚣的声音,让桂玉姨娘清醒过来,她让小丫头打水过来,仔细的清理自已的妆容。她把自已一夜伤心痛哭而浮肿的双眼,用雪水慢慢的一遍又一遍的涂抹着,直到她从水银镜子里,瞧着一双大眼睛,只是微微的泛红,瞧上去相当憷憷可人。。...

夜深,桂玉姨娘坐在房中,静候着江安和的到来,房子沙漏里的沙,渐渐的下沉,那人还是没有来。她身边的小丫头,时不时抬头小心的打量她的神色,见到她珠泪涟涟不止,心里一软,站起来想要再出去一趟。桂玉姨娘抬首叫住她说:“不要再去打听消息,主母管家严格,她要是知道,我叫你私下去打听主子的事,明日我们都要受重罚。”

小丫头又坐回原处,望着自家主子,陪着她一夜无话可说。天大亮后,江家主院里热闹起来,喧嚣的声音,让桂玉姨娘清醒过来,她让小丫头打水过来,仔细的清理自已的妆容。她把自已一夜伤心痛哭而浮肿的双眼,用雪水慢慢的一遍又一遍的涂抹着,直到她从水银镜子里,瞧着一双大眼睛,只是微微的泛红,瞧上去相当憷憷可人。

她瞧着镜子里面,依然花容月貌的自已,满意的松开冻僵的双手,转身叫小丫头传餐进房用。小丫头出房传餐,见院子里正在打扫的两个妇人,两人边做着事,边小声音说笑得正高兴。她忙冲上前去,对着她们摇头示意,自家主子今早心情不爽。两妇人吃惊的望着小丫头,自从五小姐百日后,老爷可是雷打不动,这日要来姨娘这里过夜。

小丫头叫房外丫头快快的端餐进房,她自已随意用点食,又一脸疲乏进去服侍主子。江家的每位姨娘,都有一个随身丫头一个房外丫头和两个粗使妇人,姑娘就只有一个丫头和一个粗使妇人。桂玉姨娘她原本是丫头出身,她提升姨娘前,身边是江大夫人赐的丫头。

桂玉姨娘一升为姨娘,就借口主母赐的丫头,现在年纪以大,亲事需主母做主,把丫头还了回去,决意要另找两个新丫头。江家那时,年纪大的丫头,无人愿意跟她,而她自已也不想要年纪大心眼多的丫头。她一眼选中年纪小小的丫头做随身,又再选择一个本分老实做房外丫头,再由主母安排一个粗使妇人。

桂玉瞧一眼进来服侍的丫头,见到她脸上神色的疲惫,她瞧到这样的她,便想起当年虞姨娘进江家时,因江安和初待她情重如山,有时甚至会忘记到主母房间的日子。最初的那段时间,主母每日夜里,都是静静的端坐着,直到天色大亮才站起来,那时是自已守在她的身边。

主母待她们这些随身丫头一直以来深厚,她与三个一块来的同伴,在主母面前没有任何的区别。主母进江家之前,就同她们四个悄悄的提过,家中虽有她们陪房的意思,不过她还是希望她们的日子过得好。正因为有这样的一句话,另外三个人有了别的想法。

繁华迷人心眼,江安和的俊朗多才,第一眼便让她迷失。桂玉姨娘知道自已是尚家送来的通房,她听主子那话后,心动了动又静下来。尚家是书香门第,嫡妻和妾室相差远,她瞧在眼里。可是妾室有子女,不管如何都比下人强,会有专人服侍衣食不愁。

江安和夫妻最初几年伉俪情深,自家姑爷的身边,除去两个旧人外,便没有再进新人。主子身边两个年纪大长相本分的丫头,便被主子许给府里的管事。而桂玉那时瞧中姑爷眼里只有主子,渐渐的快死了那条心。只是,后来进了二小姐的生母,再后来虞姨娘进来。她的心再次泛滥起来,她小心的不让三个同伴看出一二。

主母心思敏捷,又是从小伴着长大的丫头,慢慢就瞧出她的心意,渐渐的待她只有表面上的好。桂玉完全被江安和的风采迷了心眼,每当江安和来主院时,她会小心讨巧的服侍他。江安和久经情场,瞧一眼桂玉的神色,他便知晓三分。只是这是嫡妻陪嫁丫头,虽说是给自已的通房,可是另外三个都已许配出去,这一个只怕嫡妻另有打算。

江安和初时担心嫡妻的反对,一直不动声色由着桂玉在他面前卖乖顺。他后来见到嫡妻神色不变,自以为是自已纳妾后,嫡妻担心家中地位,默许用来固宠的丫头。他为了脸面,背着嫡妻,慢慢开始对桂玉动手动脚。而桂玉含羞带怯的半推半将就,瞧在江安和的眼里,更有一份偷的情趣,一个有心一个有意,自是成全一夜露水缘。

江大夫人第一时间从管事口中听到消息,她气怒难当。这两人如果要成事,当着她的面提一声,她也不会拒绝,两人何必要背着人,行这般苟且之事,还让人听到风声。江安和一夜畅意,早上一脸神清气爽,来见自家嫡妻,淡淡把事对她一提后,摆手出了院子门。

江安和舒服自在的走了,留下江大夫人稳坐房中,气得好半天站不起来。小江家的接到消息,快快赶过来,扶起自家的主子,说:“都是那不要脸的女人,丢尽主子的脸。”江大夫人缓过神来,想着还好这事她早一些知道,要不,她刚刚乍一见,江安和的神态和坦然,只怕不会顾虑多年磨练出来的教养,直接开口骂‘一对狗男女。’

江大夫人让外面管事找来桂玉,望着成为女人的她,只问一句:“你现在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做一次选择,是做管事家的主事正妻,还是进来服侍爷?”桂玉没想到只是一夜,便会事发。这两日正是她休沐时间,她听得主母传唤,一脸惊惶失措。

桂玉进门瞧着小江家的怒眼,抬头望到主母眼里的怒意,心里当下慌乱起来,双脚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好半会揪着心不敢放下来。现在听到主母这话,如同听到仙音一般,顿时抬头望着自家主子,见她不知想起啥事,脸上神情比开始缓和下来,只是一脸悲悯的望向她。她一脸羞色欢喜的望着主母,磕头说:“主子,我愿意一生服侍你和姑爷。”

江大夫人由着她跪,眼睛只是静静的瞧着她,许久之后沉声说:“好。我成全你,希望你永远不会后悔。还有,你孩子生下来那天,我会提升你为姨娘。你们四人跟着我来到京中,我也想着你们一个个以后日子会好过。她们三人都选择另一条路,只有你要走这条路,那你就安分的走下去。你下去吧,给你的院子,我也安排好。”

桂玉对着主子嗑了三个响头,站起来跟着主子身边的管事,去了自已的小院,这一住就是多年。桂玉伴随江大夫人多年,自是了解她的心性,明白自已同她的恩情,以后只有表面的情份,内里一点不余地在这次用光。她们主仆不动声色,见后依旧谈笑。江安和同桂玉缠绵些许日子后,情淡也还记得嫡妻的脸面,时时入房来关照一二。

桂玉边用餐边想起从前的事,她一点都不后悔自已的选择。她现在有女儿,女儿是江家的小姐,是所有江家下人的主子。前些年,她亲爹喜得已赞她‘有嫡母的神情。’自家女儿比起那个呆子三小姐,可是为江家添光彩。她现在行事处处似她嫡亲的嫡姐姐,入族学,也赢得众人一声夸。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她初初&好日子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百倍.&可是为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