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农历新年的第六天,各家各户就走亲友,江家的热闹的场面再次着新一波。更年轻一辈,新订了亲当家主母的嫡长子,年的要跟随祖父祖母去任上一年,外出游历四方顺便长长见识。这消息一传出,人人皆知江安和夫妻两人对儿子远游的欢喜,他们嘴里说着:“而已跟在祖父祖母身其实夫妻两人得到确信开始,已打点准备着江温纶的行装,特意挑选几个跟随服侍的小厮。江温纶要远行,最伤怀的人是两个嫡亲弟妹,江温瑜瞧着兄长,说:“大哥,我同祖父说说,我要跟着你一块去长见识。”听得江温纶笑起来,训他说:“胡闹。祖父祖母要我跟着去,自有他们的深意。”江婉逸是感伤后,却是一脸的兴奋,说:“大哥,你记得要给我书信。”。...

等到新年的第七天,各家各户开始走亲友,江家的热闹继续着新一波。年轻一辈,新订了亲当家主母的嫡长子,年后要跟着祖父祖母去任上一年,出外游历顺带长长见识。这消息一传出来,人人皆知江安和夫妻两人对儿子远行的欢喜,他们嘴里说着:“只是跟在祖父祖母身边尽尽孝心。”

其实夫妻两人得到确信开始,已打点准备着江温纶的行装,特意挑选几个跟随服侍的小厮。江温纶要远行,最伤怀的人是两个嫡亲弟妹,江温瑜瞧着兄长,说:“大哥,我同祖父说说,我要跟着你一块去长见识。”听得江温纶笑起来,训他说:“胡闹。祖父祖母要我跟着去,自有他们的深意。”江婉逸是感伤后,却是一脸的兴奋,说:“大哥,你记得要给我书信。”

紧跟着江婉逸的江婉娴,依依不舍的望着兄长说:“大哥,平安来回。”江温纶虽不喜家中的几个庶妹妹,但面上还是好兄长的态度。他含笑着点头:“嗯。”江婉逸和江婉娴走后,江温纶瞧着江温瑜说:“我不在家里,你瞧着娘亲和妹子一些。她们两人都是心善之人,别让那些妾室和庶女压过她们。有事你处理不了,就去同老祖宗说,她疼我们兄妹三人。”

江温瑜听这话,笑着点头说:“大哥,不如你有啥不放心的,这两天赶紧记下来,吩咐弟弟以后按章行事。”江温纶听他这话,好笑的望着他说:“你把娘亲和妹妹照顾好,除此外,我也没有啥好吩咐你。

这余下几日,我要随着祖父和爹爹去亲友家转转,拜年问好顺带告别。”江温瑜听得笑起来说:“昨日我同祖父和爹爹提过,想跟着你们一块出去。祖父说我年纪还小,暂且不受这个累。爹爹说大哥稳重能干,才愿意带着大哥同行。”江温纶听弟弟这番话,伸手轻拍他的肩说:“我也是今年跟着长辈出行,从前过年时,都在家中陪着你和婉逸一块玩。”

江温瑜听得笑着点头,他凑近江温纶说:“大哥,我觉得婉逸待连子墨相当不错。昨天那小子说来瞧那个呆木头,是婉逸会见他,两人还说了好一会话。那小子手上的东西,也是婉逸手下的丫头接过去转交给呆木头的。”

江温纶听这话,惊讶的望向江温瑜说:“婉逸从前不是说连子墨不好吗?怎么现在那人许下口头婚约,她又觉得别人好起来。她大约是一时同情心发作,才特别关注连子墨。”江温瑜瞧着自家兄长,觉得他样样皆好,偏偏在这方面木纳一些。他想着过两天要远行的人,也不想他操心太多,笑着说:“嗯,大概是大哥说的这样子。”

吉言听到这消息后,已是江温纶前行的一天。得到消息的吉言,兴冲冲的跑回院子里。她推开的院子门,冲着在院子里,正在抬手抬脚的江婉沐,笑着说:“小姐。我刚刚听到大少爷有大造化。”江婉沐听得这话微笑起来,身为嫡系长房嫡长子的江家大少爷,自出生那天起,他已是生来就有大造化。

江家这次过年时,热热闹闹中,江老太太开尊口说“曾孙子辈都到要嫁娶,以后做父亲的这一辈,在家里还是称爷吧。”这口一开,江家上下的人自动改口,把江老太太直接升级为老祖宗。江老爷现在家里上下叫他为太爷,江安和自然是叫老爷,从前的大小少爷直叫大少爷。

吉言瞧到江婉沐脸上的浅笑,以为她没有听明白自已的话,更加慎重的说:“小姐,老太爷是很了不起的名人,是君主都非常赏识的人。大少爷能跟在老太爷身边,得到老太爷亲自教导,是难得的好事。”江婉沐收起脸上难得的笑意,安抚多心的小丫头说:“嗯,我听懂了。这是大好事。”

江安和想到长子明日要远行,想到自已同长子这年纪,订下嫡妻这门好亲事。他心头顿时一热,想起曾经青春年华的嫡妻,那时的娇羞和恬淡,心内多少对她有些内疚起来,觉得自已这些年冷落了她。江安和夫妻那一晚两人在一起,除去亲热外,自是要缅怀一下过去,同时展望孩子们的未来。

大早上,江家的主子们送走了江太爷夫妻和江温纶这一行人,众人正是伤怀时,江安和的后院却开始闹起来。五小姐的生母桂玉姨娘,这些年日子过得舒服。她本身相貌好,在江安和面前会嗔喜逗人,早几年,江安和贪新鲜,对她还是上心三分。近年来,他少掉那种情趣后,瞧在嫡妻的面上,每月还是会进她房一次。

昨晚天一擦黑,桂玉姨娘在房内,想着江安和既将要到来,那小心肝跳过不停。她一直要身边服侍的丫头,去打听江安和现在哪里?江安和昨日有随身物品,与新进小妾亲热时,一不小心丢在小妾的房里面。吃过晚饭消食时,想起来就顺带散步过去取,这当中自然要同缠上来的小妾说说话,两人再缠绵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这边,桂玉姨娘身边的丫头,听着她的话,出了她的小院子,正要悄悄不引人注意的打听。望到迎面过来的两个妇人,她心里一慌,赶紧闪到一边的树后。听到那两个妇人边走边说:“大老爷对新来的这位姑娘,还是用了心。这不,才用过饭,大老爷又来瞧姑娘。”

而另一个妇人笑嘻嘻的说:“当年虞姨娘和桂玉姨娘新进来时,好象老爷都没有这般舍不得。我瞧着这架式,今晚不会走了。”两个妇人嘻笑中走远,打听到消息的小丫头赶快返回去同桂玉姨娘说这件事,不过她瞧着桂玉姨娘的神色,只敢说一半话:“老爷刚去新姑娘处。”桂玉姨娘醋意燃烧起来,可是想着江安和每月这个日子,都会风雨不改的过来,她顿时心情又舒服许多。

推存一本书,书名《容颜有惑》,作者:七月裳。书号:2239146,简介:是命中注定谁要选择谁?还是谁诱惑了谁?--小腹黑女穿越在古代。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78)

我要评论
  • 影,终&头跟着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