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家的瞧过自家主子青春年少时,对江大少爷的情炽劲,再后来定是瞧过那情一天天的淡去。自家主子在人前人后,渐渐地的端庄又大方婉约出来。人人都赞自家主子温柔贤惠又大方,仅有她们三个跟着来的大丫头,心里明白了主子自从虞姨娘后,再再加姑爷居然不愿意收自已身边大丫头就,对江大少夫人近几年,对虞姨娘的恨意,比她想象的要浅许多。在小江家的心里,自家主子是天下最好最能耐的人。现在听她提起大小小姐时的烦恼劲,忍不了笑起来说:“主子,小小姐随你。自有好的姻缘。”这话惹了江大少夫的伤心处,她轻语:“我不求她在亲事上面象我,我只希望那人是她的如意人。将来再苦,她心里也顺畅着。”。...

小江家的瞧过自家主子年少时,对江大少爷的情炽劲,后来自是瞧过那情一天天的淡去。自家主子在人前人后,渐渐的端庄温婉起来。人人都赞自家主子贤惠大方,只有她们三个跟随来的大丫头,心里明白主子自从虞姨娘后,再加上姑爷竟然愿意收自已身边大丫头开始,对姑爷的心就死了。

江大少夫人近几年,对虞姨娘的恨意,比她想象的要浅许多。在小江家的心里,自家主子是天下最好最能耐的人。现在听她提起大小小姐时的烦恼劲,忍不了笑起来说:“主子,小小姐随你。自有好的姻缘。”这话惹了江大少夫的伤心处,她轻语:“我不求她在亲事上面象我,我只希望那人是她的如意人。将来再苦,她心里也顺畅着。”

她想想自家的女儿,轻愁又散去些许,笑着对小江家的说:“我何必替她操空心,那个惹祸精,遇事太有主张。”主仆两人说得兴起,房外传来一串娇嗔的话:“娘亲,还好我让房外侍候的人,不许她们进来通报。才能听得你在背后,同小江妈妈说我是惹祸精。”小江家的听着清脆如鸟鸣一般的美妙声音,笑着站起来候在一旁。

红衣江婉逸独自进到房间,一眼望到站着小江家的,笑着挨近过来叫:“小江妈妈,你有没有帮着我,在娘亲面前美语几句?”小江家的忍俊不禁的笑着说:“小小姐,我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瞒不过主子和小姐两人。”

江大少夫人忍着眼里的欣喜笑意,冲着她说:“你还不拉着你的小江妈妈坐下来,她听到你的声音,赶紧站起来迎接你。”江婉逸听这话,凑近小江家的说:“小江妈妈,你是不是同娘亲说了我去三小姐那里的事?”小江家的面对她坦然点头。

江婉逸见小江家的坦荡神情,知道月秀刚刚没有走眼。不过小江家的看到,总比别的人看到好,她会帮着自已善后。江婉逸想着她对娘亲的忠心,还是忍不住逗逗她。她故意长叹着一口气,伸手扯着小江家的坐下去,按着她的肩,摇头对她说:“小江妈妈,你以后不用对娘亲这么忠心。你要记得多惦记着我一些,将来我成亲时,你就做我的陪嫁家人出去。”

江大少夫人听得这话,‘卟哧’一声音轻笑出来,嗔怒道:“没脸皮。这样的话,能顺口说出来吗?还好小江家的不是外人。小江家的你就不要多想,我可不想她跟着我进一道门,好不容易要过安稳的日子,再跟着你进另一道门。她性子忠厚老实,还是留在我身边,由我照顾着好。”

小江家的听着母女两人说话,听明白母女说的是心里话。她听出来江大少夫人对她一家的未来,都已有妥善安排。她一脸感激涕零表情,望着江大少夫人移不开目光。江婉逸瞧着小江家的表情,想着自已娘亲前两日说的话:“你身边除去月秀和月盈两人外,也应该多添几人。

有象小江家的这般性情最好,她虽然不够聪明,可是胜在她对我忠心耿耿,就这一点,胜过灵巧的人许多,至少我行事时,想到身边还有一个可靠之人,心里就觉得踏实。”江婉逸笑瞧小江家的一眼,朝江大少夫人说:“娘亲,我不同你抢小江妈妈,到时我自个选几个好的人,让你瞧着眼热。”

小江家的听这话笑着站起来,向着江大少夫人和江婉逸说:“主子,小小姐,你们说话,我出去瞧瞧。”江大少夫人向着她点头,江婉逸却故意拉扯她两下,才放手说:“小江妈妈在娘亲面前告我的状,现在不好意思多陪我一会。”小江家的听后忍着笑意,点头说:“嗯,我害怕小小姐生气,现在出去转转,等小小姐不生气,再来听小小姐的吩咐。”

小江家的出去后,江大少夫人脸沉下来,望着女儿说:“婉逸,说说你今日怎么啦?怎会上那霉气的院子去,这快过年的日子,你可不要惹一身霉味回来?还好今天是给小江家的瞧见,她瞧了瞧四周,没有旁的人。要不这事给老祖宗知道,她可会对你大失所望。”

江婉逸听这话微微低头,好半头挨近江大少夫人身边,轻声音说:“娘亲,我以前听人说过谁谁长得俊秀,可是有机会一见,才知道别人吹得太过了些。前一阵子,家信中说过连四少爷和那呆子的事。我当时想连四少爷在外面是有些才名,估计是外面人故意夸大的。那时我心里想着,呆子配他正好合适。

可是今日一见,发现他除去才名外,长相相当的俊朗,对人说话一脸的笑意。”江婉逸边说小脸边慢慢的绯红起来。江大少夫人打量女儿的神色,在心里忍不住轻叹起来,自家女儿样样皆好,可是亲事上面,就是一波三折。家门低的,家里长辈这关过不去。家门高的,又没有合适年纪的少年人。

连家王爷府上有三个嫡子,可惜大的早已订婚,听说今年就成亲。老二据说早早订下亲事,就等着两个到了年纪再成亲。最小的那个,是不曾订亲,可是却比自家女儿小两岁,同样不是合适人选。连子墨这个少年,江大少夫人早已注意过他。可惜他的生母只是妾,多少有些配不上自家的女儿。,

江婉逸抬脸注视着自家娘亲的神色,见到她脸上没有明显怒容,心里顿时松懈下来,想想再小心的试探说:“娘亲,我瞧过他送呆子的礼,选的都不是啥好货。想来他也是不能违背嫡母的吩咐过来应酬一二。我只是一时好奇,想去瞧瞧那呆子,是不是变得聪明一些?散步走到那里,顺路这么进去转一圈。结果呆子还是呆子。”

江大少夫人听她这话,在心里忍不住叹息,自家女儿明明对连家四少爷有些上心,还要硬着头皮在自已面前掩饰太平。她想着自家女儿也许是年纪尚小,正是爱俏时候,大约过几天就不记得那人。

她笑着开口说:“这些年,她不吵不闹,会听会说。你出门还是别叫她呆子,你们姐妹婚嫁多少会互相影响。你以后也不要去瞧她,再去给老祖宗和家里人知道,到时大家都不会高兴。”江婉逸乖顺的点头说:“是。我不会再去。”

推存好友一个木头的书,作品名《安富尊荣》,讲述一个女子穿越到古代,过安富尊荣的日子。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18)

我要评论
  • 车凳,&轻快的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