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家听着江大少夫人语气中的欢欣,她跟随欢欣三分,急忙笑着恭喜恭喜江大少夫说:“恭喜恭喜主子,再过半年,你有小少爷们再次孝顺父母你,儿媳妇们个个逆来顺受你,再再加小小少爷们很聪明的招引人欢欣。小小姐,又能遇顺心郎君你的陪伴。主子那时算得上幸苦之后,换得事事完满。江大少夫人听得管事妇人这话,忍不住轻笑起来,说:“就你会哄得我笑,儿女的亲事那有这么简单。两个儿子的亲事,我虽然有些担心。可是仔细想想,他们小夫妻的日子要是过不顺心,儿子还可以再迎顺心的女子进来。嫁给他们的女子,家世低一些的,我这个婆婆在她们面前能说得起话。。...

小江家听着江大少夫人语气中的欢喜,她跟着欢喜三分,连忙笑着恭喜江大少夫说:“恭喜主子,再过两年,你有小少爷们继续孝顺你,儿媳妇们个个顺从你,再加上小小少爷们聪明的招惹人欢喜。小小姐,又能遇如意郎君陪伴。主子那时算得上辛苦过后,换得事事圆满。”

江大少夫人听得管事妇人这话,忍不住轻笑起来,说:“就你会哄得我笑,儿女的亲事那有这么简单。两个儿子的亲事,我虽然有些担心。可是仔细想想,他们小夫妻的日子要是过不顺心,儿子还可以再迎顺心的女子进来。嫁给他们的女子,家世低一些的,我这个婆婆在她们面前能说得起话。

高门大户的女子,她也是我的儿媳妇,到底要听我三分。其实象纶儿他祖父订下的亲事,我就觉得不错,家在外地,门第不高,听说性情温纯。他们夫妻以后会相处融洽,我瞧着心里只有欢喜。只是瑜儿这亲事,要成事的话,反而不如他兄长这方好。唉,不提这事,大不了到时还是请他祖父祖母多费心,瞧瞧还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小江家的听得跟着笑起来,自家主子是中南书香门第尚家的嫡女,她自是希望媳妇们不要是京中名门世家的女子,怕相处起来,个个依仗娘家的背景,到时委屈自家的儿子。江大少夫人瞅一眼笑着的小江家的,叹息着说:“我现在也只能跟你说说心里话。”

小江家的听江大少夫人这话,眼神紧张的瞧向她。她们当年跟着江大少夫人,从中南来到京中的四个陪嫁大丫头。她和另一个同样相貌不出众的丫头,听从主子的安排嫁给江家的管事。另一个嫁后,跟随男人去打理外面的别院,人称她是刘家的,她偶尔才回江家拜见主子请安。

两个容貌出众的大丫头,原本是尚家给主子的陪房。主子成亲的头几年,江大少爷对嫡妻情热,自是无心与旁人,再加上他原来就有容貌出众的三个通房丫头,在主子不方便时服侍,自是不会多瞧自家夫人的身边人。

当中一个女子,在二小少爷出生后,接到家中人来信,跪求主子恩赐回到中南。前几年在中南成亲,嫁的是一个小商户。这些年,她没有忘记主子的好,时常在有人进京时,会请人帮着送些家乡的特产给主子品尝。而另一个大丫头在虞姨娘进来后,由主子做主给了姑爷,她生了五小姐后,主子直接把她提为姨娘。

小江家的屏声静气的低垂下眼睑,不敢抬头去望江大少夫人沉思中的面孔。小江家的和刘家的偶然撞到一起,两人都庆幸自已容貌平平是好事,身边的男人,只有自已这一个妇人,夫妻没有旁的人,自是亲近万分。家里长辈处,有当家主母为她们撑腰,婆家人待她们都是相当客气,由着她们年纪轻轻便当家。

她们两人从来不提做姨娘的同伴,反而同在中南做了商户妇的同伴有所往来。偶尔伴着主子还礼时,顺便添上些心意在里面。小江家的有些不明白那个姨娘是如何想的,主子待她们四个大丫头一向亲厚,因此做商户妇的,在见到主子在江家站稳脚步后,才敢求得恩赐,要回到中南。而主子顺着她的心意,放了她自由身。

当时她和刘家的得到消息,两人心喜的去找现在做姨娘的同伴。刘家的直爽,直接说:“桂玉,你年纪大了,你去求主子一二,让她帮你打量打量,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你看我和小江家的两个,现在小日子过得多顺心。这都是主子眼光好,愿意为我们着想,帮我们选了好人家。”

小江家的笑着点头,抬头见到桂玉变了神色,一会才又变回笑脸。她赶紧扯扯刘家的,扯住她后面的话头。桂玉当时只是笑笑说:“我听主子的安排。”事后刘家的感叹说:“论相貌,虞姨娘的容貌最好,自从生下三小姐后,姑爷一样冷落她。桂玉,放着一条好路不走,偏偏一条道走黑。她有这份心,以主子的性情会成全她。只是从此后,两人也没了情义。”

小江家的不由自主的轻叹一声,抬头见到江大少夫人笑眯眼的瞅着她,脸上有着满意的笑容说:“你还是同我亲近,在我面前才能如此自然。”小江家的赶紧解释说:“主子,我是感叹你待我们的好。我和刘家的上次见到,两人还说这样的好日子,都是主子恩赐的。”

江大少夫人瞧她一眼,笑微微说:“是你们三个会想,三个人的日子才能过得好。唉,你们同伴一场,有空时你去劝劝她,已经达成心愿,做了姨娘就安分着做,不要再去多想些不着边的事。我帮得她一次,不可能帮她一世。”

江大少爷新收良妾之事,小江家的已听说过。这些年桂玉姨娘借着主子的光,也受宠爱几年,就是现在一月里,江大少爷也会去她房中一次。而虞姨娘听说从四年前,江大少爷就再也没有去过一次。

小江家的听江大少夫人这话,知道她喜欢身边亲近的人,对她有话直说。她抬头就说:“主子,这事我劝不了她。当年我和刘家的,知道桂花的事,你已恩准。我们两人赶着过去同她说话,结果她觉得我们两个蠢笨。”

她停下来,想想赶紧又说:“主子,刘家的也劝不了她。主子,你心地好,肯替我们着想,我们感恩。可不是人人会感恩的。五小姐现在借你的光,姑爷说神似与你。我前两日见过她,我瞧着神似她那个娘亲才是,背着人,头抬得高高的,没有大小姐的一半温婉。”

江大夫人瞧着小江家的有些好笑起来,她身边的四个丫头,嫁人的三个,自从另一个立志要做姨娘后,三人背着她,顿时冷脸对她相向。三人自以为瞒过自已,谁知她早早瞧清楚,她那时心已淡,只想着儿女安好就行。随着儿子的成长有用,多一个姨娘少一个姨娘,在江家已不能影响她的地位。

江大少夫人轻轻笑起来点头说:“行,这天要下雨,我拦也拦不住,由着她去。唉,现在我最烦心的就是婉逸,瞧着她比兄长们贴心,实际上比她的兄长们名堂多。家里上上下下一个个护着她,说她性情温婉,处事周到。她兄长们的亲事一妥当,她的亲事就不能再拖下去。我想着就头痛起来,她偏偏还爱去给我惹事。”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抖动几&子,让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