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逸还在前去江大少夫人院子的路上,大少夫人身边的管事妇人,已赶快跑来悄悄的同她说:“主子,大小姐刚去三小姐院子里,我从再打开的院门瞧着,象是还进了房。”江大少夫人听见自已嫡生的亲女儿,居然自作基本主张去瞧那个呆子。她的双手用劲的握着椅子双侧,管事妇人想想说:“主子,我仔细瞧过,没有旁人瞧见。”她说完又见大少夫人依旧是一脸的不安,想想再仔细的从头说一次:“主子,我从那侧边过来时,见小姐往那处走,想迎上去问好。谁知瞧到大小姐身边的大丫头月秀上前拍院子门,门开后,见到她们三人走进去。我当时就惊的立在那里,后来静下心来,快快的打量一圈,那院子外面的确是没有第二人。”。...

江婉逸还在前往江大少夫人院子的路上,大少夫人身边的管事妇人,已赶紧跑来悄悄的同她说:“主子,大小姐刚刚去三小姐院子里,我从打开的院门瞧着,好象还进了房。”江大少夫人听到自已嫡生的亲女儿,竟然自作主张去瞧那个呆子。她的双手用力的握着椅子双侧,直到木头发出‘吱哑’声音,她放松手平声问妇人:“还有没有旁的人瞧到她的行踪?”

管事妇人想想说:“主子,我仔细瞧过,没有旁人瞧见。”她说完又见大少夫人依旧是一脸的不安,想想再仔细的从头说一次:“主子,我从那侧边过来时,见小姐往那处走,想迎上去问好。谁知瞧到大小姐身边的大丫头月秀上前拍院子门,门开后,见到她们三人走进去。我当时就惊的立在那里,后来静下心来,快快的打量一圈,那院子外面的确是没有第二人。”

江大少夫人听后长叹一声息,对管事妇人说:“小江家的,你说她现在想些啥事?今天好端端的她,半路拦下连四少爷说话,还让下面丫头帮着代转送礼物。她这事情处理得还算细致,我听后没有多的话好说。我想那连四少爷也会觉得她,身为嫡姐容貌好性情好,还懂得照顾庶妹。可是,她明知她老祖母和祖母极其不喜欢那一个,她怎么还要往那块地方上凑?”

管事妇人是江大少夫人的陪嫁丫头,她的姿色一般,也不是极其聪明的一个人。江大少夫人嫁进来后,没多久就做主,把她许配江家的外院管事。现在她一直跟在江大少夫身边,算是得力忠心的人。

她们主仆两人独处时,自是随意些。小江家的听了主子这话后,想想轻声音劝告说:“小姐,小小姐这一年大了,心事自是会多一些。连家四少爷的品貌出众,听说性情极好。小小姐相貌性情皆象主子,她从小就是个心善的人。大约是见到连家四少爷后,一时同情心发作,觉得他配呆子三小姐,实在是委屈连四少爷这般好的少年。”

江大少夫人听她说这话,一时有些好笑的瞧着她,说:“小江家的,这些日子,你有长进,知道在我面前耍花样?我们两人有啥话,你不能直言?要这么转着弯说话。”她说完顺手指指她下方的凳子,说:“你坐下来,同我好好的说说你的想法。”

小江家妇人见状,笑着稍稍挨些屁股坐在凳子上。江大少夫人望着她这般慎重的举止,眉眼之间都涌着笑意。小江家的望着已成夫人的小姐,一时很有感触的说:“小姐,就这么一晃很多年了。当初小姐许婚给姑爷时,也正是小小姐这般年纪。”

江大少夫人自是记起自已同女儿这般年纪时,听闻家中为自已许婚的是江家大少爷江安和,在心里一直暗喜不已。她同时也想着成亲的最初几年,夫妻两人情投意和,有过那么几年好日子。谁知时日一久,江安和仍然是同别的男人一样,纳过一房妾室又一房,最后竟然惹上虞家大小姐,直逼得自已差点要让出嫡妻之位。

江大少夫人想,如果当日不是自已已有嫡子和嫡女,而江安和也记得两人的结发之情。那时以虞细细的家世背景,以她处处逼过来的架子,自已只有委曲求全退让一条路可走。好在家中主事的太夫人和夫人,能明白自已这些年持家的辛苦,看在三个孩子的份上,一条心的帮着自已。

江大少夫人瞧着四周同样人家,同样处境下的嫡妻,她认为自已目前日子过得好。她的未来,有二个孝顺的嫡子和一个嫡女,不用担心后面的事。现在,夫君在家事方面,处处听凭她安排。房中的几个小妾们在夫君面前受宠爱,到了自已面前服服贴贴,庶女们个个尊敬自已。连那个眼中钉,听大夫说,她的身子,只怕是活不了多少年月。

江大少夫人想到这里,她对那个女人的恨意稍平。她知道江安和这些年来,其实有些埋怨那个女人,觉得是她害得两家失和。在官场上面,因此事,他处处受虞系人马的冷眼。江大少夫人有时也会佩服她,难得有女子,如她这般痛快的活过。

虽然她的选择是错误的,不过至少她灿烂过。江大少夫转而想到她背着自已,私下为庶女定下的婚约,那恨意顿时再次生起。觉得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安分过,竟然如此有本事,借着从前的交情,为女儿安排好一门亲事。

小江家的望到主子神色变幻不停,便知道大约是又想起虞姨娘的旧事。她想着还好虞姨娘没有成为平妻,要不以那般的性情,自家的主子,只怕是要常受虞姨娘的气,还要忍着气,见她以平妻姿态在眼前晃荡。

江大少夫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虞细细。第二恨的人,就是江婉沐。那是一个自已曾经被迫要屈于人下的证明。小江管家从小跟着主子一块,对主子有些心事,还是能想明白一二,有时也能开解一两次。她此时笑着开口说:“主子,前次我回去有事,听说大小少爷的亲事已订下来,那女子可否合你的心意?”

江大少夫人听管事提及自已钟爱的长子,眼里的恨意消散开去。眉梢带着笑意上扬,笑起来对心腹人说:“我细问过爷,他说那女子的品性,人人皆说好。再说是由他祖父祖母亲自去看后,才订下来的亲事,只有好上添好的事。”

江大少夫人提及长子的亲事,突然想起刚刚和小江家还未说完的事,她好笑的瞪着她,说:“你又来这招,引开我的问题?你家小小姐的事,暂时不用着急,这不是没有好的人选吗?让她爹爹多瞧瞧,有顺意的再订下来。今年最未的日子,好事连翻送上门。你家二小少爷的亲事,现在也有了一些着陆。他叔叔的顶头上司,有一嫡女听说品貌双全,有心想两家联姻。”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道嫡母&的好处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着亭道&,慢慢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