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灵宛转少女的说话的声音,再度让连子墨进一步加快脚步,他略有些很好奇的扭头,边走边上下打量着庭院中,树下那轻灵飘逸的红衣女子。江婉逸感觉到几道目光,她缓和起脸上的欢快的,完全恢复平时里的端婉神情,缓缓地的转回头,她几眼望到亭道里面,迈步缓缓而行白衣翩翩少年,温泽如玉的浅连子墨也望到那转回头,望向自已的红衣少女,远远的他已瞧过她桃腮杏眼好容貌,这行至近处一瞧,见到那小小少女,年纪尚小已身姿绰约气质端丽,再配上一把好嗓音,实在算得容貌极其的出众。连子墨往前行,已想起这位小姐,大约就是传说中江家大少爷江安和,珍爱的嫡女江婉逸。连子墨停下来,缓缓向着江婉逸方向行礼。。...

清灵婉转少女的说话声音,再次让连子墨加快脚步,他略有些好奇的转头,边走边打量着庭院中,树下那轻灵的红衣女子。江婉逸感觉到一道目光,她收敛起脸上的欢快,恢复平日里的端婉神情,缓缓的转回头,她一眼望到亭道里面,缓步而行白衣翩翩少年,温泽如玉的浅浅笑颜,望向她时眼波微微流动。

连子墨也望到那转回头,望向自已的红衣少女,远远的他已瞧过她桃腮杏眼好容貌,这行至近处一瞧,见到那小小少女,年纪尚小已身姿绰约气质端丽,再配上一把好嗓音,实在算得容貌极其的出众。连子墨往前行,已想起这位小姐,大约就是传说中江家大少爷江安和,珍爱的嫡女江婉逸。连子墨停下来,缓缓向着江婉逸方向行礼。

江婉逸小脸粉红起来,望着亭道里的俊郎少年人,想起这是自已的家。身为主人的她,缓缓行上前,身后两个丫头赶紧跟上去。江婉逸行至亭道不远处,停下来向着连子墨抬手还礼,示意身后的大丫头们,向着亭里少年人寻问:“这位少爷,请问你是我们家那位少爷的朋友?”连子墨听得女子身后丫头这话,只是微微一笑。他身后的小厮抢着答:“我们少爷过来送东西给府上的三小姐。”

江婉逸听小厮这话后,灵动的双眼,快快打量一眼连子墨,向着他再行礼说:“公子,今日事多,下人们怠慢了。我会向家母提醒一二,还请公子见谅一二。不如就由我们领着公子,一起去三妹妹的院子里。”她见到连子墨轻轻点头,又转头对身后的人吩咐说:“一会让人去查查,引路人去了那里。贵客来了,怎么没有引路的人,陪着一同前行?”

她转头望向连子墨轻语说:“三妹妹身子一向弱,天冷便轻易不出房门。今日阖家欢乐的日子,她也没能出来同乐。”连子墨听这话,神情有些迟疑起来,问:“府上请来的大夫,如何说三小姐的病情?”江婉逸轻笑着说:“三妹妹出生后,身子一直不爽。一般是不用请大夫上门,她只要静静休养就好。”

江婉逸说完这番话,想着江婉沐毕竟是自家的庶妹,她呆木木的,给母亲管得很少出门见人,自然是从来没有碍过她的眼。她到底年纪尚少,这样一想,想着自已那话,明显是同眼前这人证实江婉沐多病。她心里微有些不安起来,眼里也带出一些不忍神情。

江婉逸定眼瞧缓缓行出亭道风度翩纤的少年人,又想着刚刚听到他关心的话语,近眼细瞧到他脸上流露出对江婉沐的关切。江婉逸心底那一丝淡淡的不忍很快淡化,她微垂下眼睑,扇贝般的眼睫毛,如同飞舞的蝴喋,眨动不停间悄然望向连子墨。

连子墨望着一下子显得拘泥的女子,想着她刚刚吩咐的话,再想想她刚刚失言的话,眼底有着淡淡的笑意。连子墨瞧着眼前这个红衣少女,见到她明白自已失言后,自觉得说错了话,一脸的内疚不忍的表情,却又小心的关注着自已的神情。

连子墨常见到的世家名门女子,说错话行错事,从来是理直气壮的应对,她们从来都觉得只有别人错,她们错了也是对的。他还没有瞧过,只是偶然失言,便如此不安,行事这般小心翼翼的世家名门嫡女。这样瞧上去,眼前这个俏丽的女子,显得不一般的乖顺可人。连子墨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更加的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子,容貌出众心地善良的格外动人心弦。

连子墨更加肯定江婉逸的身份,想着自家嫡母与城内的贵妇们,私下也曾夸她‘象她母亲一般,行事端庄性情温婉。这样好的女子,将来不知谁家有福气,能够摘得这样一朵解语花回来。”连子墨望着眼前这个女子,在心里也是这般想着,不知那个有福气的男子,能得到这样好的娇妻。

连子墨转头瞧瞧小厮手里的东西,望向江婉逸说:“我只是要送些笔墨纸砚给三小姐。现在听来,她身子不爽,我就不去惊扰她静养,只有改日再送来。”连子墨对着江婉逸微点头,转身想要离开前,听到江婉逸轻声音在后面说:“我一会要去瞧瞧三妹妹,公子要给三妹妹的礼物,如果不是特别贵重,我可以代为转交。如果公子有话要对我三妹妹说,我也可以一并转告她?”

连子墨听着清脆如小河流水响般的少女声音,想着外面传言说江家人对江婉沐历来置之不理。可他现在从江婉逸口中听来,明明是姐妹情深,只是顾虑着江婉沐身子弱。他笑着从小厮手里接过东西,递给上前来的丫头手里,说:“要劳烦小姐转交。我没有多话对三小姐说,只希望她好好珍重身子。”

连子墨带着小厮转头走后,江婉逸身后跟着的两个大丫头,想着刚刚的那一幕,想着小姐如此漫不经心说出三小姐身子不爽,事后又能表现出不忍心的样子,连四少爷竟然对此深信不疑。她们两人顿时对自家长大的小姐暗生生起惧意,她们没想过自家小家,一朝长大后,手腕心机会如此的历害,比当家主母的行事还要犀利,让人没有还手的余地。

江婉逸瞧一眼丫头手里的笔墨纸砚,眼里的不屑流露出来,轻声道:“连家四少爷,待那个呆子,也没有多么特别的喜爱。”她想着连四少爷望着她的眼神,流露出的那种感叹欢喜情意,心里暗自的喜悦起来。原来连家四少爷比传言中,还要来得俊雅性情温和,自家那个呆子三妹,运气真真的不错。

月秀和月盈两人快快的互看对方一眼,笑着应一句说:“是。”会说话的月秀奉承着说:“主子眼光利。不过,我瞧着连四少爷很欣赏小姐的为人。想来连家四少爷孝顺,只是不愿意违了嫡母的一番好心意。”月盈在一旁跟着笑点头,她们两人都明白,‘从她们服侍大小姐的第一天开始,她们已同主子的命运绑着一块。此生唯愿主子如意,她们才会有好日子过。’

月秀回头望着月盈,见到她脸上淡淡的笑意,想起有大主意的她,能够笑出来,小姐这行事就极为妥当。她心里顿时跟着轻松起来,暗想着‘连四少爷同三小姐只是两家主母口头约定,此事成不成?还不是由两家主母的心意来决定。’

月秀笑着转头望着江婉逸说:“小姐说的是。小姐心地历来善良,自是不会同她计较这事。唉,吉言从前我们瞧着,觉得是一个小机灵。现在跟在三小姐身边,也显得呆滞许多,没有从前的灵气。”江婉逸自是瞧到月秀的小动作,她暗想着月盈的确是聪明,我这还没有打算好,她心里已为我着想许多。一会我同娘亲说完话,还是要和她多说说话。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知悉&认下来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大朵的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比不&百倍.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