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知江婉逸是吉言心中的仙人,她笑了笑不去接吉言的话,也不去多言被证实,刚也不是幻梦,她由着吉言白己去纠缠不休难解。江婉逸会来探望她,江婉沐也会觉得是十分希奇的一件事,算得上是江家这些年里的大事件一桩。而已嫡妻据说这事后,心里所以做如何去想?江婉沐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江婉逸不会这么莫名其妙的来看一个人,自已身上有何处惹来她的关注?江婉沐细想一遍自已最近的言行,还是同从前那般,她是江家的隐形人。她想不起有何事,值得顺风顺水的江家大小姐惦记自已。。...

江婉沐知江婉逸是吉言心中的仙人,她笑笑不去接吉言的话,也不去多言证实,刚刚不是幻梦,她由着吉言自已去纠缠难解。江婉逸会来看望她,江婉沐也觉得是非常稀奇的一件事,算得上是江家这些年里的大事件一桩。只是嫡母听说这事后,心里应该做如何去想?江婉沐想到这里,在心里觉得好笑般暗自偷乐着。

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江婉逸不会这么莫名其妙的来看一个人,自已身上有何处惹来她的关注?江婉沐细想一遍自已最近的言行,还是同从前那般,她是江家的隐形人。她想不起有何事,值得顺风顺水的江家大小姐惦记自已。

她细细想一遍吉言这些日子提过的话,一句‘大小姐从连四少爷手中接过礼物。’‘是大小姐身边的小玉姐姐拿来的。’吉言说时无意,而她听时也觉得无心。世家名门合上院子门,如何对待庶子庶女,自是家内之事。打开江家门,他们还是想要阖家欢乐的好名声,那怕是掩耳盗铃也要做得滴水不漏。

江婉沐想的此处,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些许。她转而一想,又觉得自已太过多思。连子墨这般的人才,在京中一定相当的打眼。如果江婉逸和江家从前惦记着他,这门亲事怎样也轮不到自已。以江婉逸的品貌和家世,配连子墨足足有余。江婉沐有些好笑自已,听到一丝风声,就觉得大雨将降临。

江婉逸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阴郁难解。她身边的小丫头们,自动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只有她贴心的大丫头月秀和月盈两人陪伴着她,月秀和月盈自小陪伴着江婉逸长大,对自家小姐一举一动算得上相当了解.可是这一次,她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说是要饭后散食的小姐,为何左转右转往三小姐院子行去,瞧她那动静,一定要见过三小姐才罢休.

这小姐见了三小姐,在房里两人没有多说话。可是一出院子门,小姐明显的心情不快,脸上的笑容是勉强挂上去,用来应付路遇的下人们.月秀和月盈两人交换下眼神,月秀笑着上前一步,挨近江婉逸后,试探的问:“小姐,你可是不喜三小姐的作派?”

江婉逸听这话轻轻摇头说:“她是个傻子,我同她有啥好计较的?我只是替连四少爷委曲,那般俊秀多才的男子,以后却有这样一个呆子正妻。”月秀听江婉逸这话,惊惶失措的转头望向月盈,两人同时想起今日在庭院里,大小姐撞见带着小厮送礼给三小姐的连四少爷情形。

江家的人,在新年前一天,照例会在正庭院里除旧迎新,顺带一家人团聚一块说说话话,品尝一些美味点心.长辈们会互相提提各家小少爷们和小小姐们一年来的长进,换来彼此心旷神怡的笑声。江婉逸开始自是跟着家人们在正院里,和姐妹们笑逐颜开的玩闹一会.当在自家爹娘提及长公主夸耀她时,她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姐妹们佩服眼光,找个由头站起来避开.

江婉逸站在正院门口,突然想起离家前,侧院里那树长青般开放的灿烂花.她一时兴起想瞧瞧大雪中,那树花还能余下几朵.兴味盎然的她,悄悄带着两个大丫头往侧院里走。进侧院到树下,望到光秃秃的树枝,她仰头轻笑着。

连子墨听从嫡母的话,赶在年前最后一天,带着小厮再一次从侧门进江家。小厮在他身后小声音嘟嘟着:“江家人太过分,明明正门旁边的侧小门打开着,却让少爷踩着厚雪转到侧门来。江家三小姐虽然木一些,可是坐姿端正,瞧着性情还好。江家人太过分,三小姐年纪这么小,就因她生母的事,就这般容不下三小姐,还连带少爷跟着她受气。”

连子墨顺着亭道往前走,听着身后小厮一路喃喃私语,说到后面竟然提起江家的家事。他神色不快的转头望向小厮,冷哼道:“你有没有瞧瞧这是什么地方?还不快快的收声。”小厮抬头望一眼连子墨的神色,低头说:“对不起,少爷,我错了。”

连子墨瞧着小厮满脸透红,想着他是自已奶妈的亲生子,向来待自已好得恨不得以命相换,容不得别人怠慢自已。他这几次来回江家,都只能从侧门进入,他心里对江家自是有怨气,可是却不得不听从嫡母的意思,来了一次又一次。

自家小厮的心里早已不满,他已忍耐前两次,想来这次瞧着江家正门的侧小门,下人们照常出入,偏偏不许他们从那里进入。他是实在忍不住,嘴上话才多了几分。连子墨瞧他一眼,心下顿时一软,望着他说:“纵然我平时纵着你,可是你说话,也要看看地方。”小厮乖顺的点头说:“是。”

连子墨瞧小厮听进自已的话,脸上神色转至缓和。他转头又想往前走,抬步之间,远远的望到迎面而来的三个女子,前面那个桃腮杏眼,穿着艳丽红绵衣少女,这时已笑着转头跟她身后两个秀丽丫头说着话,两个丫头同样笑意盈然的点头。

连子墨瞧一眼,知道是受到江家珍爱的小姐带着丫头们,来院子里休憩闲逛。雪下得如此大,遮雪的亭道,应该是她们要走的路。他稍稍的缓下步子,想着慢下来,一会两对人相对而来,彼此也能稍稍避开些。他有心让那三个女子先行,谁知带头的那个娇俏少女,并没有走进亭道,而是笑着走到院子里一棵积满雪的树下,笑逐颜开的仰头望着树。

连子墨身后小厮跟着他抬眼望向庭院里小姐,望到红衣小姐抬头看树的笑脸,暗想着‘这么大的雪,有钱人家的小姐,不怕冻着受寒,反而到院子里来瞧一棵积雪的树,看得笑成花。’他伸手扯扯停住的连子墨,提醒说:“少爷。”

连子墨转头望小厮一眼,转头抬步往前行好几步。抬步间,听到一阵轻快笑声,少女清脆的语声响起‘瞧,这树枝上挂的冰条,怪模怪样的逗人笑。’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吐更加&沐强上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