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小言送去的笔墨纸砚由江婉逸的丫头送去,吉言出房间接手上,忍捺忍不住多口探问:“小莲姐姐,为何连四少爷这一次回来,也没来见我家小姐?”那丫头听吉言这话,伸出手直接拍向吉言的头,低声音大吼她:“吉言,你要很庆幸昨天来的人是我。这话要传回去,大小姐不吉言一脸委曲的模样低垂下头,那丫头想来平日也喜欢吉言,低声音解释说:“我听小姐身边人说,大小姐对连四少爷说‘三小姐身子不爽,没有出来与家人同乐。’”吉言听得这话,一脸不相信的望着她说:“小姐明明没病,明明是家里主子们,不喜欢小姐同他们处在一块。”。...

连子墨送来的笔墨纸砚由江婉逸的丫头送来,吉言出房间接到手上,忍捺不住多口寻问:“小玉姐姐,为何连四少爷这次过来,没有来见我家小姐?”那丫头听吉言这话,伸手直接拍向吉言的头,低声音怒吼她:“吉言,你要庆幸今天来的人是我。这话要传出去,大小姐不罚你,主母也饶不了你。主子们的事情,是我们做下人的能问的吗?”

吉言一脸委曲的模样低垂下头,那丫头想来平日也喜欢吉言,低声音解释说:“我听小姐身边人说,大小姐对连四少爷说‘三小姐身子不爽,没有出来与家人同乐。’”吉言听得这话,一脸不相信的望着她说:“小姐明明没病,明明是家里主子们,不喜欢小姐同他们处在一块。”

这话听得那丫头摇着头对她低语:“吉言,还好你是在三小姐这里,她呆一些却不是多手之人,你的日子算是相当好过。你这般性子,在旁的小姐那里,天天会给人捏。你还是改改吧,你要是出事了,三小姐护不了你。”那丫头再瞧一眼吉言,压低嗓子说:“吉言,我们这些人,都羡慕你这份好差事。主母在这件事情上面,也算是给你家恩义。”

那丫头走后,吉言一脸委曲表情进江婉沐房间,把手上的东西,抱着轻轻的放到桌上。江婉沐自是听到房外的声音,虽然没有听得仔细,可是那个丫头那一句‘三小姐护不了你。’她还是听在耳朵里面。现在耳朵里听着吉言说:“大小姐身边的小玉姐姐送来的。”她怕江婉沐不明白,再多讲一句:“大小姐身边的三等丫头。”江婉沐头也没抬起,只淡淡的‘嗯’一声。

江婉沐翻动桌面上的礼物,瞧瞧那些纸张,最最普通的纸。而那笔同木根送来的那支,没有多大的区别。砚台明显能瞧出手工的粗糙,墨块只是轻触,黑迹已印上手。江婉沐瞧着简陋礼物,想着连子墨要不就是在连家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过得好。要不,他就是一个格外体贴的人,懂得江婉沐的处境。江婉沐相信是前者,连子墨并不是一个仔细体贴的人。

江婉沐心里还是高兴着,至少不用拿着笔沾着水,在桌面上一遍遍的写着字。她到现在,还不知自已的毛笔字功力如何。前世她爷爷请过名书画名家教过她三年,那名家最后在她爷爷面前,夸她字有灵气,可是画画明显太过直白,匠气十足少些新意。

吉言望到江婉沐眼里的笑意,把那个丫头说的话,自动的咽回去。吉言这些日子,同江婉沐处久后,慢慢摸清楚她的性子,在她面前一天比一天胆大起来。江婉沐瞧着吉言并不是懒惰的人,虽说有些贪热闹好奇心重,可是也有些自已的小聪明,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自在的出入。

吉言见江婉沐不去管制她,也相当的懂得投桃报李。她在外面听到任何的消息,回来会对江婉沐一一提起。吉言年纪虽小,可是八卦精神比任何人历害。她年纪小,家中下人从来不会防范她,反而让她听来许多的江家事情。而吉言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对别人说。她只能回来说给江婉沐听,反正自家小姐同江家的主子们,从来不来往。

吉言现在已能瞧明白自家小姐的眼神,知道小姐翻看这些东西正高兴着,她轻轻往房门口走。门轻轻的合上,江婉沐抬起头,望一眼房门,在心里面哀叹,‘自已年纪尚小,已过起怨妇般的生活。’转头想想又有些好笑起来,‘自个现在这样的生活,衣食能够得到保障,只要不去多想未来,也算得上是份好生活。’

江婉沐静坐房中一会,想想还是把连子墨送来的东西收好。她现在如果要动用起来,显得太过惹人眼。吉言轻拍门时,江婉沐已端坐房中,翻看着识字书。吉言进来后,望着江婉沐一脸不安,低下头用力的扭搓小手,小手搓得红通通的,她的话还是没有出口。

江婉沐瞧一眼那双饱受折磨的手,望着吉言说:“吉言,你有话直说。”吉言抬起头,小声音对江婉沐说:“新来的姨娘,主母安排她住在虞姨娘的隔壁。”江婉沐听得微笑起来,原来自家嫡母心机再重,对江安和还是保有一份情。

吉言望到江婉沐脸上的笑容,有些担心的说:“小姐,你要不要去瞧瞧虞姨娘?”江婉沐望她一眼,没有回答她。吉言自动不再多话,站立在桌边,直到院子外面传来拍门声音。吉言快快的出房间。

江婉沐在房里听到吉言惊讶的招呼声音:“大小姐好!”然后有一个温婉的声音说道:“吉言好,你家小姐可好?我用过中餐,想散步来消消食,无事乱走到这里。想着这是三妹妹的院子,就想来瞧瞧三妹妹好不好?”江婉沐在房间听得这话,眼里的清明渐渐的收起。

吉言年纪尚小,脸上的惊诧自是掩蔽不了,她张着嘴好半天,直愣愣的说:“大小姐,三小姐一直是老样子,只是这里没有待客的地方。”她这话一说完,换来江婉逸身边贴身丫头的训:“吉言,你是家生子,有你这般对主子说话的下人吗?

大小姐来瞧三小姐,是尽姐妹情谊。”房中已慢慢的站起来的江婉沐,听到丫头这话,缓缓的再坐下去。傻子听到动静,不会有多的反应。吉言只能小声音说:“对不起,大小姐,我不会说话。”

江婉沐的房门打开,江婉逸笑着走了进来。容貌脱胎俗气质出众的娇俏女子,一脸笑意进门后,笑着说:“三妹妹,你身子不适,没能出门玩耍。我特意来瞧瞧你。”江婉沐木然的抬脸,木然的答:“多谢。”江婉逸见到这样的江婉沐,微有些皱起眉头,转头对吉言说:“你家小姐一直是这般老实吗?”

吉言瞧一眼木纳呆滞的江婉沐,轻摇头说:“大小姐,小姐性子爱静。”江婉沐的房内除去一大桌一小桌一凳一床一箱外,没有多的摆设。江婉逸瞧着说过‘多谢’后,又只顾着垂着头,瞪着桌面瞧出花的江婉沐,想到她对自已竟然没有一句多话可说。她忍住心头的气,直接快步转过屏风后面,转回来她没有多的话说,冲着身后的丫头说:“我们走吧。”

江婉逸一行人走后,江婉沐眼神平和起来,站起来在房内活动几下。回头望到惊惶的吉言,她只是浅浅一笑,自已转出房间,由着小丫头从冲击中慢慢的回醒过来。江婉沐到院子里,把敞开的院子门合上,又把道路中间的雪铲干净,吉言才慢慢的走出来。

她站到江婉沐面前说:“小姐,我刚刚做梦,梦到大小姐来了。她还同小姐说过话。”江婉沐点头说:“嗯,她来过又走了。”吉言却迟缓的说:“大小姐不会来小姐的院子里面,大小姐那般温婉性子的人,要来看小姐,一定笑容满面周到客气。”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她缓缓&那边亭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很是不&会让江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