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到过年节,江家愈加得热闹的场面出来。全程陪同皇家子女外出的江家大小姐江婉逸,这时也带着皇家的一大堆恩赐,在过年节前3天,赶回来到江家。她此外带给长公主对该的赞语“此女品德容貌兼上品,是贤能之人。”江家人听得此一赞语,阖家欢喜。除夕夜这晚上,江婉沐再打开房门,除夕这一天,江婉沐打开房门,站在院子里,听着远处传来的欢笑声音。吉言笑嘻嘻的冲进来,对江婉沐说:“小姐,大好的消息。大小少爷的亲事已订,女方是外放四品官员的嫡女。听说容貌出众,品德高尚。”。...

渐到年节,江家越加得热闹起来。陪同皇家子女出外的江家大小姐江婉逸,这时也带着皇家的一大堆恩赐,在年节前三天,赶回到江家。她同时带来长公主对其的赞语“此女品德容貌兼上品,是贤能之人。”江家人听得此一赞语,阖家欢喜。

除夕这一天,江婉沐打开房门,站在院子里,听着远处传来的欢笑声音。吉言笑嘻嘻的冲进来,对江婉沐说:“小姐,大好的消息。大小少爷的亲事已订,女方是外放四品官员的嫡女。听说容貌出众,品德高尚。”

江婉沐听后微笑在心中,四品官家的嫡女,在家中一定会受到相当严格的闺秀教育,这样教导出来的女子,有几个会品德不高尚。只是她们出嫁后,各人经历不同,才能体现出她们的本心。吉言望到自家小姐八面不动的样子,在心里轻叹起来,自家小姐小小年纪,怎么显得比大小姐还要老成。

吉言的声音低落起来,低着头再说:“我今天远远的看到大小姐,我瞧着她笑起来好好看。”吉言是江婉逸死忠的粉丝,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吉言说完后,便觉得自已失言,抬头望向江婉沐说:“小姐,你要是愿意笑,你也会好看。”

江婉沐听得小小丫头这句多余的话,忍俊不禁眼中笑意,朝她说:“我笑得再好,也赶不上你心里的大小姐美。”吉言听得江婉沐这话,脸微红起来。或许人天性,都有避凶就吉的本能。吉言在院子外面,有人问起江婉沐的情形,早早已懂得沉默面对。而她回到院子来,面对江婉沐时,一天比一天放松,那胆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

吉言望着江婉沐试探的问:“小姐,老太太吩咐下来,主子们都会出来庭院里游戏。小姐,你也去瞧瞧热闹?”江婉沐瞧一眼吉言,轻摇头说:“院子里的路,已清扫出来。现在没啥事情,你出去同她们一块乐呵吧。”吉言欢喜的跑出去。

江婉沐静静的立在院子里,想到此前自已唯一的一次看热闹。那是她醒来的第一年,心里对江家还抱有浅浅的幻想。在新年前一天,听到外面热闹的动静,一个人偷偷的跑出院子。她就着声音跑过去,站在人群外围,好奇的去打量江家的众人。

江老太太一眼瞧到她后,那脸上的笑容立时消失。木根娘亲曾偷偷指给自已看的嫡母,顺着江老太太的眼光瞧去,望到她后略微一怔,恢复脸上的笑容,转头吩咐她身后的人。江婉沐毕竟只是身体是一个孩子,心理年纪却已成年,自是被江家人冷漠眼光,刺激的体无完肤。她的目光扫向人群后面的虞姨娘,望到她眼中的泪意,心里顿时湿润起来。

赶来的石头娘样和木根娘亲拖走江婉沐,而她一路怔忡的样子,如同呆子般的神情,让嫡母身边的管事妇人瞧到后,一脸的嫌弃。她冲着石头娘亲和木根娘亲说:“哼,夫人心地好,说这是过年时,喜气的日子,就不罚你们。只是要你们以后当心些,不要让她随意出院子门,惊扰了老太太。”

石头娘亲和木根娘亲瞧着呆呆的跟着她们的江婉沐,两人交换下眼神,石头娘亲感叹的说:“小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这般傻的好。”木根娘亲眼里有着泪意,望着一脸木然的江婉沐,悄声说:“她只是个孩子,下人们的孩子,都可以站在一旁看。为何身为小主子的她,却要关在房间?小姐年纪小小,何曾犯过大错,怎会这么惹家人讨厌。”

石头娘亲当下白眼对着木根娘亲说:“木根家的,我再提醒你一次。她要是个男身,唉,虞姨娘今天日子,也不会这么的难过。当然主母的日子,绝对不会这么的好过。她生母做下的事情,或许无人会计较这么多。毕竟虞家会因为她是男子,慢慢的缓和关系。可是她出生后,大夫明说‘虞姨娘以后不会再孕。’江家和虞家之间的关系已成死结。”

木根娘亲听得石头娘亲的话,也同样瞪她一眼说:“你还说我说话直道,你听听你这话,要让旁人听后,我们两人绝对是会被赶出江家。”她们两人继续取笑对方起来,而江婉沐在她们谈话中,对江家最后一丝幻想破灭掉。她自记起前世,曾经有的种种发奋设想,在这种现实中,不得不转弯改道行事。

江婉沐自那以后变成江家的隐形人,按着江家人的安排,她不识字不懂得大体,只是一个木呆无趣的人。而虞姨娘自那天开始,也再也没有面见过江婉沐,对悄悄上门的她,同样是排拒在外。诺大的一个世界,只有空落落的一个她。

江婉沐伸手接雪花,想着如果没有前世温暖的记忆,这一世的她,会成为怎样悲惨的人。纵使有前世温暖的回忆,她同样越来越不懂得笑。她现在静静的等着一个时机,可以平安的离开江家,好好的过自已的日子。

院子重重的给人推开,吉言兴奋的小脸伸进来,冲着江婉沐说:“小姐,连四少爷送礼物给你。大小姐帮你接了。”吉言进来后,把院子门打开,笑着拉动江婉沐说:“小姐,我陪你去换那件浅粉的衣裳,小姐穿着好看。”

江婉沐却不曾挪动步子,而是低头对吉言说:“不用换。连四少爷今天不会过来瞧我。”吉言一脸不相信的瞅着江婉沐。主仆两人不说话,只在院子里缓步一圈又一圈,直到送饭菜的吉言娘亲到来。

吉言冲着自家娘亲问:“娘亲,连家四少爷在陪老爷和少爷们说话?”吉言娘亲瞪一眼女儿,瞧向一脸平静的江婉沐,低声音说:“连四少爷年前事多,已经离开了。”吉言轻语道:“可是他没来见小姐?”吉言娘亲听这话恶恨恨的瞪着女儿,转头瞧到眼里木然的江婉沐,她又放下心来,低吼女儿说:“吉言,没事不要乱说话。”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11)

我要评论
  • 车的少&抖动几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