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大老爷夫妇的回去,给江家带给了第一波的团圆喜庆。江家二老爷夫妇随即没多久也传来消息,他们已在回去的路上,这给江家带给第二波的欢喜。江二老爷更年轻时,就外放作官员,他说家中有兄长尽孝道,便带着家人始终居住生活在外地。每隔几年,他们夫妇才能带着孩子江二老爷夫妇回到家中,他们第一时间拜见江老太太。江二老爷笑着哄江老太太说:“过年了,我们陪娘亲迎迎新年,我也想着,要好好听听兄长的指教。”这话哄得江老太太高兴万分,冲着陪在一旁的江大老爷,说:“瞧你这弟弟,这没出息的样子。他啊,和从前一样。你要好好训着他。”。...

江家大老爷夫妇的回来,给江家带来了第一波的团圆喜庆。江家二老爷夫妇随后没多久也传来消息,他们已在回来的路上,这给江家带来第二波的欢喜。江二老爷年轻时,就外放做官员,他说家中有兄长尽孝,便带着家人一直居住在外地。每隔几年,他们夫妇才会带着孩子们回来过一次年。这次想念家中老母,也赶在年前,带着嫡长子一家回来。

江二老爷夫妇回到家中,他们第一时间拜见江老太太。江二老爷笑着哄江老太太说:“过年了,我们陪娘亲迎迎新年,我也想着,要好好听听兄长的指教。”这话哄得江老太太高兴万分,冲着陪在一旁的江大老爷,说:“瞧你这弟弟,这没出息的样子。他啊,和从前一样。你要好好训着他。”

江大老爷瞅一眼自家得意回望过来的弟弟,望一眼一脸笑意的母亲,自是高兴的点头应着。江大老爷对自家这个弟弟是相当的无语,好处是这个弟弟从小调皮,可是在大事上面,他从来不是糊涂人。这些年,他的名声官声都是相当不错。

江大老爷和江二老爷两人陪着江老太太说一阵子话,兄弟两人告别出来,伴着一块去书房。江二老爷对身后的跟从们挥挥手,那些人快快的闪开去。跟着江大老爷的人下,眼光同样的是明利,得到江大老爷的默许后,同样快快的距离远些。

江大老爷瞧着江二老爷的神情,问:“你改变意思,提前一年返家。可是有事要同我说?”江二老爷闻言点点头,凑近兄长身边说:“大哥,你有没有听到虞家人的消息?”江大老爷仔细想想,摇头说:“我回来日子没有多久,没有听到虞家这两年,有啥大的动静。”

江二老爷回头瞧瞧,见家人都远远的跟着,放心的对江大老爷轻声音说:“哥哥,我听我下面一个官员说,虞家这一代人里,有两个少年特别的出众。”江二老爷没有多说下去,他已把他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对当年虞细细一定要嫁江安和的事情,记忆犹新般的印在眼前。两家虽然结成亲事,也成了冤家。

江大老爷听后轻叹着说:“展才,当年的事情,虽说安和有错,可是虞家女,同样有错。只是到如今,虞家只记得江家害他们,没想过虞细细差点令江家上下不安宁。如果不是母亲大义,安和的官声从此就给葬送。虞细细那性子,怎能当主母?唉,别说虞家埋怨我们家,我瞧着虞家也有脾气。”

江二老爷听得同样叹息起来,不过他还是低声同江大老爷说:“哥哥,当年虞家人格外的疼爱虞细细。尽管她让他们伤心,他们终究是一家人,你还是想法子,同安和说说,至少表面上要哄哄虞细细。两家的仇,不能再加深,最好慢慢淡化。”

江大老爷瞧一眼江二老爷,沉重的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事到如今,只怕只能在衣食上面满足。虞细细所生女儿,已订下口头婚约给连家四少爷子墨,等到婉逸和婉娴的亲事定下来。他们便会立下文书,定下日期。不管如何,她总是江家的女孩儿。这方面安和的嫡妻做得好。”

而坐在房中的江婉沐,此时正听着吉言讲述着江二老爷一家的事,看她用手比划着说:“小姐,二老爷长得象大老爷,不过二老爷瞧着就是笑的样子,他没有大老爷这般让人害怕。只是他没有同大老爷这般打赏我们。”吉言说到后面,对没有拿到赏钱,多少有些失落。

江婉沐对江家的事情不了解,不过随着木根这两年年纪大一些,他接触的面广一些后,他有时会同江婉沐提及一些江家的事情。江大老爷是天子点名要去外放的官员,只要他没有行差踏错,过些年,他一定会重回京中。而江二老爷却是他的上级,派去的外地的官员。

吉言见江婉沐脸上没有喜色,稍稍一想觉得自已失口。江大老爷夫妇回来好几天,见过一众孙子孙女,独独没有提及江婉沐。吉言瞧一眼江婉沐淡然平和的眸子,想想再轻声同江婉沐,略有些扭捏着说:“小姐,大少爷又得良妾,听说主母还高兴的安排房间。”

江婉沐听得哑然失笑,自家嫡母是难得大方的贤妻。江家人的确会安排江安和的嫡妻人选,这要换成虞细细当嫡妻,以她的性子,这些小妾们个个是碍眼的货色。江婉沐想到虞细细,便想到木根娘亲昨晚过来说的事“小姐,虞姨娘这些日子,身子又不好。”

江婉沐想着江家现在一片喜庆,大约无人会想到她们母女俩人。而虞细细这些年,不知是想通了,还是心已死。她在早两年,就要身边陪嫁的问春,同悄悄过去瞧她的江婉沐说:“我不想再见她。我们两人少见面,对彼此都好。”江婉沐当时听这番话,立时呆滞在那里,许久缓过神来,觉得自已太自作多情。

江婉沐瞧一眼注视自已的吉言,想到虞细细的失意,再想到江家现在的热闹。她对吉言说:“我这里没事,你去瞧你娘亲吧。不要太打眼,让多的人瞧到你。”吉言听江婉沐这话没有挪动,而是抬眼望一下她,又低下头搓着手,好一会抬起头说:“小姐,我陪着你在远处瞧瞧?”

江婉沐望着她摇头,说:“你出去吧,我想静一会。”吉言回头再回头,只见到江婉沐低垂下眼,长长的眼睫毛映照下来,有份清雅娴静的气质美。房门静静的合上,同时关上了江婉沐心里重重的叹息。

江婉沐听木根娘亲提及虞细细时,面前总显现出一张哭泣中的脸。木根娘亲当日说完这话,紧接着又对江婉沐说:“小姐,问春姑娘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知道情况,但是并不希望你去瞧虞姨娘。她也担心虞姨娘见到你,到时又会痛哭不止,反而会伤及身体。”

江婉沐对木根娘亲点头后,再问:“奶妈,你这两年,有没有近距离瞧过虞姨娘?”木根娘亲摇头说:“我见问春姑娘时间多,她总要到厨房来,有时要煮一些汤药。虞姨娘这些年,轻易不出院子。问春姑娘也说,从前在虞家时,人人说虞姨娘是家中的开心果。谁知这入江家没两年,便日日落泪不休。”

江婉沐想起虞细细同样叹息不已,当事人要走进死胡同,无人能帮得了她。她这时份外的想念前世的母亲,那是一个为母则强的女子。失婚后,为了女儿对仇人,都能欢笑相待,直到遇到另一份良缘。而这一世的母亲,在娘家中生生的被捧杀。失意之后,只记得为自已悲泣,忘记自已还有一个没有自立的幼女。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1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