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早晨醒过来,躺在床上静静地的听着房外动静。雪花大朵大朵的往窗上扑,那声音耳中江婉沐的耳朵里面,令她更为扯紧被子,小心动一动被子里面僵冷的双脚。她仔细聆听着庭院里,吉言爹爹和兄长清理积雪的声音,隐约能听见吉言小声音跟他们撒柔说话的。江婉沐脸上有浅显易懂江婉沐听到吉言爹爹和兄长同吉言告别的声音,听到院子门轻轻合上的声音,她才轻快的起身,打理好自已的仪容。她吃过早餐,见到走进房间的吉言,一头黑发胡乱的绑着,她在心里暗自摇头。。...

江婉沐早上醒来,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房外动静。雪花大朵大朵的往窗上扑,那声音传进江婉沐的耳朵里面,令她更加拉紧被子,小心动动被子里面僵冷的双脚。她仔细倾听着庭院里,吉言爹爹和兄长铲雪的声音,隐约能听到吉言小声音跟他们撒柔说话。江婉沐脸上有浅显的笑意,这个院子里,自从有吉言后,多了一份热闹。

江婉沐听到吉言爹爹和兄长同吉言告别的声音,听到院子门轻轻合上的声音,她才轻快的起身,打理好自已的仪容。她吃过早餐,见到走进房间的吉言,一头黑发胡乱的绑着,她在心里暗自摇头。

过年时节,是阖家团圆时。江家同样显得格外的热闹,在外面当官的江老爷夫妇,早放话要回府。现在听动静,大约距离京中相当的近。江家上下的人,全忙碌起来,就江婉沐是一个闲人。吉言娘亲因为府里的事情多,早上也不能抽空过来,帮年纪小的女儿打理头发。

江温琦前两天,趁着吉言离开的时间,偷跑过来同江婉沐说:“三姐姐,我家爹爹这次要回来过年。会带许多的吃食。还会问我要什么,三姐姐,你想要什么?”江婉沐想想,觉得自已没有什么东西想要。便对他轻摇头说:“温琦,吃的用的我都有,不用要什么。”江温琦第一次进到婉沐房间,瞧着她空落落的房间,里面炭火都没有一盆。

他瞧后眼里微动容,抬头瞧瞧江婉沐,想想小声音说:“三姐姐,我同爹爹说说,要大伯和大伯母以后待你好些。”江婉沐听他这话,吓得捂住他的嘴,说:“温琦,你和我交往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家中知道,包括你的爹爹。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以后不会再见你。”

江温琦望着江婉沐点头,江婉沐才放开捂他嘴的手,想想解释说:“我觉得自已这样也算好。老太太这些年,连提起我都不允许。你爹爹是一个孝子孝孙,想来也是不愿意他的孩子,跟我有深的交往。你说的大哥和大姐两人,三岁以前的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见过我。可是三岁以后,我记得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也没有见过你大伯父。”

江温琦年纪虽小,这些年在嫡母手下生活,经的事情多些,相对同年纪的人,他要成熟敏感些。他听江婉沐的话,想着下人们口中提起的事情。心里多少有些了然。自家伯母持家严谨,可是关于三姐姐的呆傻一直流传着,甚至听说江家外面的人,都知晓江家有一个不聪明的三小姐。

连四少爷为何在口头婚约定下来,连着来探望江婉沐,其实也有这一层含义在内。如果江婉沐的确如流传的那般呆傻,这桩亲事拖些年,也会慢慢拖散去。江温琦自是听说这些事,只是他比别的人,接触江婉沐多,知道自已三姐姐并不傻,只是不多言。他现在听江婉沐的话,想着她一个孤零零独居偏僻小院,连学认字写字,都要躲着人,心里微微酸辣起来。

江温琦点头保证说:“三姐姐,我不会让我爹爹知道,我们交往的事。”江婉沐点头,又赶着江温琦快点离开。江温琦离开后,江婉沐想起自已在江家的情景,觉得自已如同解放前的地下党员一般,行事要小心再小心,时刻保持警戒心,不忘自已的本心。她非常自得自乐的安慰自已,觉得日后一定会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江婉沐和吉言早餐后,在房中坐一会,站起来活动一会。等到院子里,中间道上的雪厚一些,两人拿着木板把雪往两边铲干净。江婉沐已过了许多年,这样寂静的日子,她从第一年的浮燥,到现在的心平气和,逼出来一种淡定心路历程。可是吉言还是第一年,她年纪又小,远远的听着远处的热闹。她忍不住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风一吹,她没有绑紧的头发,四处风扬起来。

江婉沐出房间,望到她双手按着头发,眼睛往院子外望,那眼光仿佛要穿透门板,直接穿射出去一般。江婉沐到院子里,一把扯着她进自已的房间,把她按在凳子上。她转身去拿梳子过来,站在吉言的身后。把她的头发打散梳直,再按吉言娘亲给吉言一直梳的发样,照着梳理好。

江婉沐帮吉言梳好头发,见她怔然的坐在凳子上面,便同她说:“吉言,你去找你娘亲吧。不要对别人说,头发是我帮你梳的。”吉言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已头发,再抬头打量一眼江婉沐的头发,小声音说:“小姐,你的头发,木根姨她,没有每天偷偷过来帮你梳头发?”她说完后,又摇头说:“小姐比我起得晚,我从来没见过木根姨早上来过。”

江婉沐瞧一眼吉言僵直不敢相信的样子,伸手把她扯起来,把她扯到门外。她合上房门后,在心里轻叹着,这几年的时间,把一个娇娇女子,打理成一个能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她轻抚一下自已的头发,今生的她,有一头又厚又密的发。她好笑的想起前世最讨厌这样的发,头发稍长一些,她便会去专门的发型屋找专人修剪。

江婉沐在木根娘亲要离开前的半年,她已会动手梳理自已的头发。只是这些事情,她和木根娘亲瞒着外面的人,情愿外面的人,当她又傻又呆。按木根娘亲的话说:“小姐,你呆一些,安全一些。你这样不打眼,可以平安长大。虞姨娘想来已明白这一点,这两三年都不敢来瞧小姐。唉,、、、”

江婉沐自是听到外面的动静,听到吉言在房外欢喜的说:“小姐,我去迎接老爷夫人回来。”江婉沐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的在房子跳动起来。前几天,吉言已小声音在她面前嘀咕好几遍,说的就是江家大老爷夫妇回府的事情,说去迎接的人,人人有打赏。

江家大老爷夫妇这些年在外面,时常有书信和礼物送回来,府里的小少爷们和小小姐们,几乎人人有份,连新生儿都有一份礼物可收。只是江婉沐从来没有接到那样的礼物,他们同江家所有的人一样,忘记江婉沐其实也是他们的庶孙女。

伤心是什么?初醒来的江婉沐有过。后来渐渐的随着虞细细不再上门,她慢慢的对自已说‘这只是暂居的一个地方,不能要求他们给予自已多余的一些情感。这个地方,能让自已平安长大,自已就要感恩。’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车的少&落下地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她的身&往前走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