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根娘亲走后,江婉沐始终坐在房内,慢慢的的的仔细梳理自已的思绪。一直到她听见院子外,踩雪的声音,听见隔壁扣动房门的声音,听见呢喃不清的话语声音。当她的房门被轻轻地拍击时,她已坐于在桌前,桌上摆着一本认字书,她轻声音说:“进去。”吉言轻轻地房门房门,低着吉言轻轻推开房门,低着头缓缓进来后,站在桌子低声音说:“小姐,我哥哥找我有事,我要出去一会。”江婉沐瞅一眼仿佛地上有黄金拾的吉言,淡淡的‘嗯’一声后,又把目光盯在面前的识字书上。吉言听到这声‘嗯’字,抬头快快的望一眼江婉沐,轻声音说:“小姐,我会在晚饭前回来。”。...

木根娘亲走后,江婉沐一直坐在房内,慢慢的的梳理自已的思绪。直到她听到院子外,踩雪的声音,听到隔壁扣动房门的声音,听到低语不清的话语声音。当她的房门被轻轻拍打时,她已端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本识字书,她轻声音说:“进来。”

吉言轻轻推开房门,低着头缓缓进来后,站在桌子低声音说:“小姐,我哥哥找我有事,我要出去一会。”江婉沐瞅一眼仿佛地上有黄金拾的吉言,淡淡的‘嗯’一声后,又把目光盯在面前的识字书上。吉言听到这声‘嗯’字,抬头快快的望一眼江婉沐,轻声音说:“小姐,我会在晚饭前回来。”

江婉沐这次没有抬头回答她,而是盯着自已面前的书看,手指还有意无意的在桌面上,慢慢的划动着。吉言见江婉沐脸上没有别的表情,赶紧轻步出房门,再轻轻的合上房门。站在房外的吉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小手轻轻拍拍自已的小胸部。她的兄长瞧她这般怯怯的小模样,眼神暗了暗,瞧向江婉沐的房门。

兄妹两人出了院子门,吉言的小脸上多了些笑容。吉言的兄长方正一直仔细的瞧着自家妹子,见到妹子这般放松的神情,忍不住问:“吉言,刚刚在房内,三小姐有为难你吗?”吉言听兄长的话,吃惊的望着他摇头说:“小姐从来没有不会为难我。”

方正不相信的望着她,他一直知道自家这个妹子,自小那胆子就如同受惊的小老鼠一般,别人动手摸她一下两下的,只要吓她一句半句的,她回来便不敢同自已说。方正想想后,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瞧瞧路上没有旁人,低声说:“吉言,三小姐和江家别的少爷们小姐们不同,你要是在她这里受了什么委曲,只管跟哥哥说。

哥哥认识大少爷身边的人,我到时可以去求他。他一定愿意帮我们在大少爷面前开口说两句话。那事成后,你就以后就不用跟在三小姐身边。唉,娘亲还说你这份事好,分到三小姐院子里,独你一个丫头,除去三小姐外,没有旁的人压你。其实三小姐一人就可以压死你,唉,你这性子,还是要去人多的地方,至少总会碰到有交情的人,多少照顾你一些。

你要是能再回到大少夫人身边最好,你不是说夫人院子里的姐姐们,个个性情好待你也好。你说过,那些姐姐们一个个都认字,个个都很本事。”吉言听他这话,用力的摇头,小脸急得红透要渗出血,偏偏张嘴又说不出话。

方正见自家妹子这样子,心里更加认为她深受委曲,只是因为胆子小不敢说出来。长叹一声对她说:“吉言,本来你年纪小,家里也不用你出来做事。只是夫人刚好瞧中你,觉得你的名字取得好,能旺三小姐。现在是三小姐不领夫人这份情,你不用帮衬着她。这事不能拖太久,到时给夫人知道,她不会怪三小姐不识趣,反而会怪你知情不报。”

吉言这时总算能开口说话,见到自家兄长继续愤愤不平的嘀咕着“哼,自从你分到三小姐的院子里,我和爹爹为了你在她身边的日子好过些,天天帮她把院子里的重事,干净的做好做完。难怪人人叫她呆子,一点都不知人心。只有木根那小子,呆头呆脑觉得三小姐好。”

吉言忘记本来要说的话,惦记起方正刚刚说的话,伸手捉住方正的胳膊,问:“木根哥哥觉得小姐好?”方正瞧瞧四下无人,对着自家妹子点头,轻声音说:“这事情你不要透出去,木根以为瞒得了人,其实我早看破了。你没到三小姐院子里,他扯着三小姐躲在院子外的角落里说话。给我撞见了两次。我想着大家从小一块长大,也提醒过他。

他娘亲虽奶过三小姐,可是三小姐说到底还是小姐,不是他的亲妹子。他用不着这样对三小姐上心,要是给少爷们知道,他一家在江家日子不会好过。”方正说完这事后,紧接着想起自家小妹,对木根从小是格外的亲近。

他低头细瞧着吉言,见她小脸委曲的低垂下来,轻声音抱怨说:“木根哥哥总说我少,和我没话可说。可是我的话要比小姐的多。我这些日子,瞧着小姐一天到晚在房间里呆着,我进进出出,她最多会对我说两三个字。”方正听出妹子话里意思,吃惊的望着她说:“吉言,你现在还小,你要找人说话,哥哥陪你。”

吉言听这话,抬起头望着自家兄长,想想对他说:“哥哥,你不要去找人同大少爷说话。小姐她没有嫌我年纪小,我有时做错事,她也不骂我。我每次看到小姐,不知怎的觉得好紧张,觉得小姐只是不爱说话,脸上没啥表情,其实她心里啥都明白。”

方正只要自家妹子没事,笑着听自家好心妹妹说着话。他对呆子三小姐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反正这个府里,三小姐实在太不起眼。如果不是她的生母虞姨娘,估计过了好些年,府里的人,才能想起有这么一个人。

江婉沐在房内呆了好一会,打开房门望望外面,觉得现在时间还早,想了想走出房门。缓步出了院子门,随意的踩着雪,回头看着一个又一个自已用踩出来的脚印,她略有些意思的放缓步子,再往远处行了行。

“三姐姐。”她隐约听到江温琦的叫声,不过雪花大朵大朵的落在她的脸上,她又觉得自已一时听错。隔一会前面转弯处,又传来“三姐姐”的叫声。江婉沐站定抬头望过去,见江温琦在角落处向自已招手,她赶紧回望一眼,见四周无人后,赶紧跑过去,小声音说:“温琦,这么大的雪。你出来做啥?”

江温琦见她过来,笑着拿出放在怀里,带有暖意的小册子,交到江婉沐手里说:“三姐姐,你上次不是说,想了解下婚嫁的法规。喏,这本小册子里面有记录,你快些看。五天后,我要拿去还人。”

江婉沐如获至宝般的接过这本小册子,翻开一看是手抄本,一时之间有些愕然,望着江温琦说:“这册子上的东西,可不可靠?”江温琦瞪她一眼说:“自然可靠,那些正式的法规书,只有官府官员才有。法规的事情,纵使抄袭的人,也不敢错一字。这事要查起来,会有大罪。你放心看吧。”

江婉沐听后笑着点头,想想有些担心自已对有些字理解不透,便对江温琦说:“要是我有看不懂的事,我记下来,你以后想法子,背着人,帮我问一下你先生吧。”江温琦听后笑着点头说:“好,先生多才,啥都懂。”他离开前,又说:“三姐姐,你不要在外面转悠,这下雪天,人看得比平常要远。”江婉沐笑着说:“嗯。”两人分手后,各往各的方向快速走去。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订下口&拒绝,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