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坐在房间,想起吉言的来历,就有些头疼出来。当天她和吉言把房子打扫非常干净后,嫡妻身边叫绿衣的丫头,紧跟随又回到院子里。的是也没拍门,直接把和身后两个小丫头推门而入。她们三人进去后,也没大声音的大声嚷嚷,不是冲往再打开房门的房间。敝开的房门,几眼敞开的房门,一眼可以看到两个灰尘满面的小人。两张灰土般的小脸,同时抬脸望向门外只是一张脸的神情木然,一张脸的神情怯怯可人。绿衣细心的打量一眼矮小的那个,再瞧瞧已打扫干净的房间,她瞧向神情木然的那个女子,眼神稍稍的柔和一些,说:“三小姐,吉言没有受过训练,她在这里会给你添事。夫人让我先带她回去,叫她跟着我们姐妹们先学学。”。...

江婉沐坐在房间,想到吉言的来历,就有些头痛起来。当日她和吉言把房子清扫干净后,嫡母身边叫绿衣的丫头,紧跟着又来到院子里。同样是没有拍门,直接和身后两个小丫头推门而入。她们三人进来后,没有大声音的嚷嚷,而是冲往打开房门的房间。

敞开的房门,一眼可以看到两个灰尘满面的小人。两张灰土般的小脸,同时抬脸望向门外只是一张脸的神情木然,一张脸的神情怯怯可人。绿衣细心的打量一眼矮小的那个,再瞧瞧已打扫干净的房间,她瞧向神情木然的那个女子,眼神稍稍的柔和一些,说:“三小姐,吉言没有受过训练,她在这里会给你添事。夫人让我先带她回去,叫她跟着我们姐妹们先学学。”

江婉沐听这话抬眼望向她,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直接从她们身边走过。绿衣身后的两个小丫头,怔怔的望着那个灰土人,进了房间合上房门,没有再听到别的动静。吉言注意着江婉沐,见到她没有点头,她有些害怕的瞧向绿衣。

绿衣对着吉言轻摇头说:“吉言,你现在就同我们一起走吧。你娘亲把你的衣物,已送到夫人的院子里面,你梳冼后再去见夫人。”江婉沐听到院子门关上的声音,才打开房门出来,她走到隔壁的房间里面,望一眼干净清爽的房间,弯腰把地上水盆和烂布收拾好,再把屋角立起的扫帚,顺手拿出房间。她把所有的这些摆好后,再望一眼房间,缓缓的合上房间门。

吉言这一走,江婉沐许久未见她。只是她日常的用水和柴火,从那以后由吉言的爹爹和哥哥,天天上门来打理。江婉沐只是冷眼旁观着,她从来不会去反对这种有目的送上门服务。连四少爷隔了两月再来时,嫡母派出的三个丫头里面,就有吉言跟着。吉言明显比以前举止大方,进退有度起来。

江婉沐知道嫡母让丫头们在连四少爷来时,守在一边服侍着有双重用意。一则可以证明嫡母的宽容大度,二则可以让丫头们细瞧,连四少爷和连家对这桩亲事的态度。江婉沐在连四少爷面前,还是显得比一般同年纪女子木纳些。不过,她非常认真的回答连四少爷的问题,每一句话,会沉思许久后,才仔细的一一答复着。

江家所有的人,从连四少爷第二次回去后。人人皆知,呆子三小姐没有从前那般天然呆。不过,她还是比同年纪的人,反应要慢上好多。人人在心里为连四少爷抱委曲,觉得难为连四少爷这么一个俊才,以后将就自家三小姐这种呆子。江婉沐又不是真的是个傻子,她自是能听到风声。

只有江温琦和她**时,暗自为她打抱不平,说:“三姐姐,你除去容貌不如别的姐妹,其他并不比别人差。”江婉沐听得他这一语,已忍俊不禁轻笑出来说:“连家四少爷的确是好相貌,听说文才也相当的不错。我这般的容貌衬他,的确是有些委曲他。”江温琦听得江婉沐淡如水的话,眉头轻扬起来,小声音说:“三姐姐,她们说你很仰慕连四少爷?”

江婉沐瞧一眼江温琦,她算得上是两世为人。她是会欣赏人的好相貌,却对好容貌的人,没有任何迷恋。江婉沐前世的容貌相当不俗,后来大学认识的同宿舍朋友,喜欢接群众演员的工作。她凑热闹般,跟着一起去了好多次。那种环境下,自是能见到特有的俊美人士。见多后,她对好容貌的人,抱有一种纯欣赏态度,反而极其喜欢内敛性情的人。

江婉沐对自已目前的日子,有些忐忑不安,她的小命和未来,仿佛随时握在别人的手里。她从下人们的耳语中,知道自已的庶姐姐对此事,大为恼怒不休。江婉沐在连四少爷第二次来时,送他出江府侧门坐马车时,在庭院里,偶遇上这位美貌姐姐。

这位极品姐姐,当着连四少爷极其的温柔娴静。等到江婉沐送别客人,独自转回头时,这个姐姐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冷嘲热讽的冲着江婉沐而来。江婉沐听着江温琦这话,眉头稍跳动,就知她们大约是指江婉娴。她瞧一眼好奇的江温琦,觉得世家名门的空间太大,里面住的孩子太过寂寞,连男孩子都对这类事感兴趣。

江婉沐瞅江温琦几眼,肯定的对他点头说:“是啊,我总是独自在院子里,没有机会见长相俊美的人。难得见到连家四少爷这般好相貌,他的性情又好,我自是要多看几眼。”江温琦听得这话,脸微红起来,瞪着江婉沐说:“三姐姐,你心里就是这般想,嘴里也不能直言说出来。”

江婉沐听他的话微微笑着,知道这些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江温琦又同从前那般待自已。江温琦见江婉沐只笑而不语,他有些着急起来,望着她说:“三姐姐,你没有进过族学,现在伯母又不为你请教养妈妈。我偶然听到,嫡姐的教养妈妈说‘女子行事说话,一定要温存小意。’我就想着三姐姐在我面前,历来是有啥说啥,太过直白了。三姐姐,你要改。”

江婉沐听后微有些感动的望着他,小小年纪的他,竟然为自已担忧这事情。她轻声音安抚他说:“温琦,你想想,要是每个女子,都是千人一面。这情形,你想想瞧着就有多难受。再说,我也只有同你,是这样直白说话。在外人面前,我是不会说话的人。”

江温琦瞧着江婉沐,嘴角泛起笑意,转而眼里有着掩蔽不了的关心,他难过的低头说:“三姐姐,上次是我说错了。伯母待我是好,但未必会待你一样好。”江婉沐伸手轻拍他一下,说:“那你要记得她好。”江婉沐没法同他直言“自已其实不介意嫡母冷待自已,生身之父都能当做没她这么一个人,相比较之下,嫡母还算得上相当有人性。”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她趁&身上的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她缓缓&那边亭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