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四少爷离开了后,江婉沐的院子里风平浪静,院子门外却多了些四处张望的人。偶尔会江婉沐出院子门,去外面遛遛时,总会瞧到几个闪躲的身影。一次两次之后,江婉沐没办法把自已困在院子里,关上门院子门,合上房门呆在自家房里。连四少爷去过的风波,后续跟进再次发展中着。过了连四少爷来过的风波,后续继续发展着。过了好日后,嫡母身边的大丫头粉衣,带着两个粗使丫头,后来还跟着一个走两步,回一下头的小小女童,四人直接往江婉沐院子走去。四人走到院门口,没有拍打院门,而是两个粗使丫头上前去,直接伸手推门进到院子里。她们一行人站定院子中间,两个粗使丫头直接朝屋里的人,叫嚷着:“三小姐,有事找你。”。...

连四少爷离开后,江婉沐的院子里风平浪静,院子门外却多了些张望的人。偶尔江婉沐出院子门,去外面溜溜时,总能瞧到几个躲闪的身影。一次两次过后,江婉沐只能把自已困在院子里,关上院子门,合上房门呆在自家房里。

连四少爷来过的风波,后续继续发展着。过了好日后,嫡母身边的大丫头粉衣,带着两个粗使丫头,后来还跟着一个走两步,回一下头的小小女童,四人直接往江婉沐院子走去。四人走到院门口,没有拍打院门,而是两个粗使丫头上前去,直接伸手推门进到院子里。她们一行人站定院子中间,两个粗使丫头直接朝屋里的人,叫嚷着:“三小姐,有事找你。”

江婉沐在房内听到动静,忙把桌上摆的水盆,和已打湿水的毛笔,快快收拾好。她听到院子里人用力叫唤,一点也不着急扯扯自已的湿袖子,再想想自已现在是一个呆子,偶尔玩水打湿衣袖,也算正常事。她一脸木然神情,打开房门,伸头往外张望着,动作象是随时要准备关上门。

粉衣女子相当不悦瞧着江婉沐的小家之气,她想到自家大小姐行事大方的作派,心里暗忖着“这嫡出和庶出的就是有区别,眼前这一个三小姐比起二小姐,四小姐她们,要差好远,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她毕竟是当家夫人的贴心人,脸上很快的浮起笑容,笑着对江婉沐招手,说:“三小姐,夫人让我带一个能干的丫头过来,她以后专门服侍你。”

江婉沐伸头瞧瞧外面的几人,又缩回头,木木的说:“我不用人服侍。”粉衣女子听她这话,脸上顿时稍稍一愣,心想这呆子也没那么好哄骗。她转而想起,听说三小姐三岁撞破头后,有些开窍,没有从前那般呆傻。她笑得更加的欢快起来,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对江婉沐挥了挥,说:“三小姐,这是她的身契,有这张纸,她以后就由着你管东管西。”

江婉沐听这话,她把门稍稍拉开些,眼睛大大的瞪着那张纸。粉衣女子见到吸引住江婉沐的视线,伸手让后面两个跟班,把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小丫头推上前来。粉衣女子指着那只有她腰高的女童,对打开房门的江婉沐说:“三小姐,夫人特意为你挑选的人,年纪比你小,不用担心她会压着你。这小丫头绝对会听三小姐的话。”

江婉沐慢慢走出来,走到院子中间。打量一眼比自已矮一个头,身子明显单薄到风一吹就会上天的小身板。她抬眼望着粉衣女子,瞧到她手上的那纸。粉衣丫头自是瞧清楚江婉沐的小眼神,她把那纸顺手塞到江婉沐手里。

江婉沐木然的接过那张纸,特意的把那张纸,竖过来倒过去瞧了又瞧,才把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放到衣袖里面。粉衣大丫头瞧着江婉沐这般举动,忍不住嗤笑她说:“三小姐,你又不认识一个字,盯着那上面,盯出花来,也不知上面写的啥,你何必要这般做作。”

两个粗使丫头听这话,忍不住轻笑出来。粉衣丫头笑着指向女童,对江婉沐说:“三小姐,这是夫人给你的恩典。夫人想到大小姐和二小姐身边都有随身丫头,上次连四少爷过来看你,还是夫人把身边的两个丫头,临时借你用一用。

夫人前两日,瞧中了这个叫吉言的丫头,觉得她正合适给你用。这不,夫人把她的身契准备好,立时让我送来给你。”江婉沐面上木然,心里却暗叹息,这小丫头的样子,那是来服侍自已的,不如说是要自已打理她。

吉言眼神怯怯的望一眼江婉沐,在粉衣女子的示意下,小声音开口说:“三小姐,我会听你的话。”粉衣丫头见到江婉沐从衣袖里拿出那张纸,她的脸上微有些恼怒的神色,瞧着江婉沐分明不高兴的说:“三小姐,夫人是个大善人。我们可瞧在眼里,这上下只有她待你好,想着你的难处。为你特意找来叫吉言的丫头。

夫人说这丫头的名字好,可以给你这招招喜气。她的契纸,你可要收好,她以后就是你的人。”粉衣丫头说完这话,带着身后两个人,要转头走出去时,回头说:“三小姐,你院子里房子多,你顺手挑个房间给这丫头住。哦,夫人说,这丫头的名字不能改,就用吉言这个名字。”

江婉沐自是听懂粉衣丫头话里意思,不过她还是木木的说:“嗯,不改。”她说这话时,语气干干硬硬,神情木木然。惹得粉衣大丫头听后直摇头,她觉得三小姐,人长得不美,话也不会说。可是命却不是一般的好,竟然能攀上连家那样的好亲事。

难怪自家主子在连家四少爷嫡母,主动为亲事上门,两人很快的订下口头婚约后。主母私下里感叹的说“人怎么敌得过命,那样呆木木的女子,都有人许她为正妻。”粉衣丫头那时刚好在主母身边服侍,听这话后,吓得赶紧低头不语。

在粉衣丫头三人走后,吉言抬头望着江婉沐。见她缓步往房间方向走去,她赶紧跟上去,紧跟着江婉沐身后。江婉沐伸手推开她隔壁房间的门,门打开后,扑面而来灰尘带着泥土腥味,呛得两人同时退后两步。等到尘烟慢慢沉没下去,江婉沐指着那间房,对吉言说:“你以后睡这间房。”

吉言望着房间里面,打开门就可以见房间最里面,摆放着的一张空荡荡的床。除去床外,这个房间没有任何的东西。吉言的小脸瞬息万变,瞪着厚厚一层灰土的房间,瞧着那满床的尘土的空床。江婉沐伸手扯扯她,示意她跟上来。

江婉沐没有去管吉言是何样的脸色,她只是示意吉言拿起扫帚,自已去打扫房间。等到江婉沐端来水,拿来一条烂布,再次来到房门口时,房间里满是尘土飞扬,中间那个给尘土笼罩着的人,正拿着扫帚用力挥舞着。

瞧得门口的江婉沐,眉头不由地皱起来,她把水盆放在门牙上,用手把盆里的水,抛洒到房间里面,把飞扬的尘土稍稍掩蔽些。江婉沐把水洒入房间后,瞧一眼站定中间的吉言,她紧捉着扫帚,略微低垂的头,眼睛微微发红,小脸上有着重叠的灰尘指印。

江婉沐瞅一眼这个小丫头,就知是一个在家中受宠爱的孩子,眼里还有着掩饰不了的委曲。江婉沐从来不是一个圣人,她自个现在也没有心,来安慰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她把水盆里全洒到地上后,转身拿起盆子再去装水,听到背后小丫头轻声音说:“谢谢三小姐。”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来的良&好亲事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