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明白木根娘亲也不是乱说话的的人,她叫木根回来说这突如其来的亲事,如果这亲事十有八九是真事。她独自一人闷在庭院里许久,等不来嫡妻身边人的一句话。她在第二天用过中餐后,忆起自已第二日,在书肆里露陷的事。她想起江温琦在那一霎那间的,吃惊难过的眼光,江婉沐缓步出了院子门,照例细心的打量院子门外一圈,见到没有人影后,才快快的转去角落里。她到在角落里时,江温琦还未曾来。她蹲下来,用树枝在地上写着字,一个字一个字用心的写着,直到听到江温琦的脚步声音,才站起来回转头。江温琦走过来,低头瞧着地面上的字,打量许久后,轻轻的说:“原来三姐姐的字,写得如此好看。”。...

江婉沐知道木根娘亲不是乱说话的人,她叫木根过来说这突如其来的亲事,那么这亲事十有八九是真事。她独自闷在庭院里许久,等不来嫡母身边人的一句话。她在第二天用过中餐后,想起自已前一日,在书肆里露馅的事。她想到江温琦在那一刹那间的,惊讶伤心的眼光,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不想因此失去在江家,除去虞姨娘外,那唯一待自已友爱的人。

江婉沐缓步出了院子门,照例细心的打量院子门外一圈,见到没有人影后,才快快的转去角落里。她到在角落里时,江温琦还未曾来。她蹲下来,用树枝在地上写着字,一个字一个字用心的写着,直到听到江温琦的脚步声音,才站起来回转头。江温琦走过来,低头瞧着地面上的字,打量许久后,轻轻的说:“原来三姐姐的字,写得如此好看。”

江婉沐听得这话,忍不住在心内叹息,知道江温琦的小小心里,还是介意自已没有坦诚相待的事。可是,她无法对一个孩童解释自已的不得已,只能伤了他待自已的诚意。江婉沐想想后,觉得再来一次,自已依然会这样处理。她心下安宁,坦然平和的注视着江温琦,说:“我一天到晚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最常做的事,就是到这里来写字。”

江温琦有些气愤的望着她说:“可是我每次到这里来,都没有望到地面上有字。”江婉沐听得苦笑不已,她会认字写字后,刚开始只有木根知道,后来是实在瞒不下去了,才让木根娘亲和他爹知道。木根爹娘听得江婉沐天天在地上,用树枝写字后。两人咬了咬牙,花一些银子,托常在外面办事的管事,买来两支毛笔,一支送给儿子,一支私下送给江婉沐。

江婉沐望着一脸赌气样子的江温琦,见他没有平时小大人的模样。就如同一个天真的弟弟,跟着自家姐姐撒野一般。江婉沐心里一软,开口说:“温琦,我没有上过一天族学,我的生母,自我四岁后,也因为各种原因,不再来看我。只有你教我认字写字,要是在这里留下字迹,万一有人撞到这里看到,查到是我写的。你说,我还能不能活下去?也会牵累到你?”

江温琦怔怔的望着江婉沐,听她这话,一脸怔然的望着她,说:“三姐姐,你把伯母想得太坏,伯母是难得的好人。伯母每次对我笑得很是慈和,比我嫡母待我要真心。她还会关心我的纸墨笔砚,够不够用?她怎么会让你活不下去?还有,你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写过字,你不相信我。”江婉沐听他这话,并没有多说话,只是伸出脚,轻轻的涂抹掉自已的字迹。

江婉沐从后门经过,偶然听过下人们谈话,人人都认为自已嫡母是难得的善心主母。连木根娘亲也认为,当年是虞姨娘太过分,放着大好的亲事不要,要来谋夺别人的妻位和夫君。到头来落得一无是处,也害了自已所生的女儿。江婉沐如何能对眼前这个孩子,解释嫡母对天下所有的人,都会平和相待。唯有虞细细和自已,是她心中的暗刺。

江婉沐后来悄悄的离开角落,由着江温琦怔怔的站在那里想。江婉沐等了好几天,一直没见嫡母身边人的过来,也没有听到木根再说起这事,她渐渐把木根说的事情忘怀。她和江温琦红书肆的事后,她照旧待他,而江温琦却无法同往常一般待她,他时时小心的观察着她。

江婉沐的自在随意面对江温琦,渐渐的让他放开心怀。他恢复从前那般,会对江婉沐提及他身边的许多事情。只是他不象从前那般,在江婉沐面前,一再提及他相当佩服的大哥哥江温纶和大姐姐江婉逸两人,而是无意中提及那两人时,会观察江婉沐的神色。

江婉沐知道有些事情发生过,就是发生过,不能当它没有经过。江温琦或许在那一瞬间,同时长大,他对自已多少有些介意。江家人除去他的嫡母和嫡姐外,旁的人待他自是要比待江婉沐亲近。江温琦对江家人的感情,自是比自已对江家人感情深。

日子还是这样的缓慢度过,江婉沐不受人注意的生活,却开始有人来打破她。江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妇人,亲自来院子里看过江婉沐。她来时,江婉沐正拿着的扫帚,仔细的清扫着院子。院子门轻扣声音传来,她以为是风打门响,没有注意去倾听。

直到院子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绿衣的妇人,望着她大声音说:“喂,叫你们小姐来?老太太有话要我对她直言。”江婉沐握着扫帚站定,神情木然的抬头对她说:“这位妈妈,谁有话要对我说?”那妇人惊诧的望着她说:“你是婉沐小姐?”

江婉沐自是三岁撞头事件后,从来没有再踏进江老太太的院门口。她对江老太太身边人自是陌生。那妇人注意的打量江婉沐两眼,见她长高了些许,不过神情却照旧显得木呆呆的。妇人盯着她,想想有些不安的说:“三小姐,你叫你院子里别的人出来,一起听听老太太对你的吩咐。”

江婉沐心里觉得奇怪,面上却不得不装出木然,她怔怔说:“这院子里没别人,只有我一人。”妇人掩蔽不了眼里的惊讶,嘴里却平平说:“哦。那我把老太太的吩咐对你说一遍。老太太让我过来,代她吩咐三小姐,要你牢记得江家对你的生养之恩,长辈们对你的爱护之情。”

妇人说完这话,低头望到江婉沐还是木然的表情,对她的话没有别的反应。她暗想着这个傻三小姐,她的命还算相当不错。妇人见江婉沐只顾着低垂着头,也不耐烦等她的反应,再把那话对她说一遍后,再加上重语气说:“三小姐,如果有人问你时,你一定要记得这样对别人说话。”

.妇人走后,江婉沐慢慢的把院子清扫干净。她仔细的想了又想,觉得以江老太太把她当做江家多出来的苍蝇,想打死却又不能打,留着在面前又烦,只能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这般恶劣的情况。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特意叫人同自已传这话,只怕是她的生母虞姨娘,为她做下大事。

直到几天后,嫡母身边的几个丫头,陪着连家四少爷到她的院子来,她才醒悟到自家的生母,虞细细虽说是白莲花般的人,可是对自已这个女儿的未来,还是用尽心力去安排。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婉沐的&就要咬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订下口&拒绝,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