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温琦究竟年纪尚少,偶然遇上江婉沐的事情,对他沉重打击非常的大。他始终指出在江家江婉沐同他交情最好是,却也没想起最后他是给瞒着的一个。他这些年虽受些冷遇,但是他嫡妻面上但是互相照应他。再再加嫡兄江温瑜本身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他对庶弟偶露着的很聪明,初江温瑜同他出书肆后,望一眼明显失魂的庶弟,忍不住背着管事的,悄悄问:“琦弟,是娘亲身边的惜丫头,背着我又伸手捏你了吗?我不是同你说过,要你走在我身边的。”江温琦对这个平日没事时,总是会粗声粗气对自已,有事时却多少会在暗地里,帮着自已的嫡哥,还是有几分情感。。...

江温琦到底年纪尚少,偶然遇到江婉沐的事情,对他打击相当的大。他一直认为在江家江婉沐同他交情最好,却没有想到最后他也是给瞒着的一个。他这些年虽受些冷遇,可是他嫡母面上还是照应他。再加上嫡兄江温瑜本身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他对庶弟偶露出的聪明,初初是相当的妒忌,过后颇能安慰的想着,那是自家的弟弟,算不上丢脸丢人。

江温瑜同他出书肆后,望一眼明显失魂的庶弟,忍不住背着管事的,悄悄问:“琦弟,是娘亲身边的惜丫头,背着我又伸手捏你了吗?我不是同你说过,要你走在我身边的。”江温琦对这个平日没事时,总是会粗声粗气对自已,有事时却多少会在暗地里,帮着自已的嫡哥,还是有几分情感。

可是他比同年纪的孩子要早熟,知道偶然在书肆遇到呆子三姐姐的事,绝对不能跟江家的第二个人说。他瞅一眼江温瑜,想了想,说:“哥哥,先生昨日吩咐我做的功课,我忘记做。刚刚突然想起来,有些担心先生知道后,会骂我,会罚我。”

江温瑜听他这话,大笑着双手鼓掌起来,说:“琦弟,你读书都读傻了,今儿回去补上就是,用不着跟先生说得这么仔细,这事用得着,这么担心害怕吗?你写好后,先生又不会知道你是今天写的。哈、哈、哈、我回去同娘亲和姐姐说说,她们听后一定也会笑话你。”江温琦低垂下头,由着江温瑜笑得开怀。

江婉沐在书肆撞到江温琦后,她也没心思在外面呆,而是赶紧往回赶。她从江家下人们走的后门进去,一路闪躲着人,往自家院子里走。她还未到院子门口,就见到木根躲在院子外面不打眼的角落里,正往外张望着,见到她后,一脸的惊喜迎上来。

木根瞧一眼江婉沐身上的衣裳,扯着她往院子走,边走边说:“你快去换下这身衣裳,我有大事要同你说。”江婉沐自个倒不觉得她这样的年纪,会有啥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还是顺着木根的意思,快快的进到院子里,直接冲进房间,快快的脱下身上木根的旧衣,换上自已的外衣。

她出房间,见到木根把院子门合好。他现正在院子里,双手搓着,快速的围绕中间地带,打着圈子般乱窜。她瞧一眼狂乱中的木根,拿起放在一边的扫帚,把院子里被风吹来的叶子,轻轻的扫向一边去。

木根从兴奋中稳定下来,望到江婉沐手中的扫帚,已伸到他的脚下,他伸手的抢过来,对着脸上流着汗水的江婉沐说:“妹子,你总算出头了。”江婉沐听他这话,顿时笑起来说:“哥哥,我七年半前就从虞姨娘的肚子里出头了。你现在说,晚了七年半。”

木根瞧一眼明显同自已说笑的江婉沐,有些不高兴的望着她说:“妹子,如果不是你的大好事,我怎会到你的院子来?现今我们年纪大了,男女有别,我不能同从前一样,没事就窜门子到你这里来。你就是我的亲妹子,为了你好,我也不能在没有第三人的情况下,到你院子里来同你说话。”

江婉沐对木根相当的无语,这孩子不知从那听来的话,自从院子里只有江婉沐一人时,他便不曾同从前那样无拘束的进她院子里。不过,他还是会和他的爹爹隔几天,背着众人目光,悄悄的一起来帮她把用水和柴火准备好。他有事要找江婉沐,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站在院子门口,把江婉沐叫出去。两人站到一个不打眼的角落里,一块说说话交换下行事。

江婉沐开始时觉得是木根玩心重,顺着他行事。随着后来每次都这样,她实在忍不住向木根说:“哥哥,我们不如进院子里说话,这在外面说话,让人瞧到后,反而对你不好。”江婉沐现在叫木根哥哥,心里没有任何压力。不象从前是想拉一个小跟班,每次叫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觉得自已肉麻。

这些年,木根除去认字写字方面比她差,别的方面远远超过她。木根的心性比她要坚强,决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做好。而且这些年,木根明显是用哥哥的身份照顾着她,遇事比她想得周到,令两世为人江婉沐,觉得自已是白记得前一世的记忆。

木根当时听江婉沐这话,白眼相对她说:“妹子,你院子里现在只有你一人,你年纪又不小了,我总是出入里面,以后传出去,你的名声不会太好,嫁人后日子也难过。”这话听得江婉沐当时瞪大眼睛,想着自个不过七岁的人,距离嫁人应该还很遥远。

江婉沐更加没想到,只比自已大一月的木根,竟然想到自已嫁人后的情况。她当时想想,以江家待她的情况,她嫁人的事情,只怕不会太顺利。木根瞅一眼江婉沐,有些叹气的冲着她说:“妹子,不管如何,你是江家三小姐。江家为后面的几位小姐着想,都会好好想想你嫁人的事。以后,我爹娘没有陪着我,我不会再进你的院子里。有啥话,我们两人出来说。”

江婉沐想着直言不独自进自家院子的人,现在站在院子中间,笑眯眯的说:“妹子,你要嫁人了。”江婉沐听得木根这一句话,想着自已只有大扫帚一样高的身板,身子往前倒了一下,捉着木根手里的扫帚站直后,说:“哥哥,我以后肯定是要嫁人的,江家不会容我在这呆到老的。不过,现在我这么小,江家为了面子,也不会让我嫁人。”

木根不好意思的望着江婉沐说:“是哥哥说快嘴了,你的亲事已经订下来了,是连家子墨少爷。现在是口头约定,等到大小姐和二小姐的亲事成后,就会把你的亲事时间定好。”江婉沐听得张大嘴,愣愣的问:“啊,这么快定下来的?这连子墨又是谁?”

木根听江婉沐这么一问,脸红起来望着江婉沐说:“妹子,哥哥一会去帮你打听。不过,我娘亲叫我过来先同你通气,她说那连少爷不错。”木根匆忙走后,余下江婉沐立在院子里,她双手捉紧扫帚,想着自个亲事,到最后认命的明白,落在江家这种情况下,不管那人好与不好,自个除去接受外,是无法用小手去推动大胳膊。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说话,&。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的小江&量前后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