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在听他说自已是书呆子时,已准备好后转身离开了,她会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如此这般的蔑视自已,品性怕是会太好。但是却在后转身后,听得他长长一番话,又会觉得江家族学请的先生,听上来品性非常很不错。江婉沐也没回过头来,她但是慢慢的的跑开去,留下的内疚的小小孩子。后后来没多久,江婉沐在那处角落里,又遇见江温琦独自蹲在地上写写画画,嘴里小声音的念叨不停。江婉沐每次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盯着他写字,把那些字一个又一个仔细的看。江温琦感觉到江婉沐过来,觉得这个姐姐虽说有些木呆呆的,却从来是静静的瞧着他,眼里没有别的不屑神情。。...

江婉沐在听他说自已是呆子时,已准备转身离开,她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如此这般的藐视自已,品性只怕不会太好。可是却在转身后,听得他长长一番话,又觉得江家族学请的先生,听上去品性相当不错。江婉沐没有回过头,她还是慢慢的走开去,留下自责的小小孩子。

后来没多久,江婉沐在那处角落里,又遇见江温琦独自蹲在地上写写画画,嘴里小声音的念叨不停。江婉沐每次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盯着他写字,把那些字一个又一个仔细的看。江温琦感觉到江婉沐过来,觉得这个姐姐虽说有些木呆呆的,却从来是静静的瞧着他,眼里没有别的不屑神情。

他们这样一次又一次相会再那个角落里面,时间久后,江温琦见江婉沐盯着字的神情,反而觉得她明显的不呆滞。他非常有兴趣的指着自个写的字,一个个说给江婉沐听,又示范的写给江婉沐看。两个人,一个愿意教,一个愿意学,反而有种相得益彰的和谐。

慢慢的江温琦会对江婉沐提及一些事情,每次江婉沐都是静静的听着,眼神平静如水般的看着他,直到他慢慢的平息心里的苦意。江温琦在江家的日子不好过,可是怎么也比江婉沐要好一些。江家这一代人里面,没有比江婉沐处境更差的人。

江温琦是江婉沐二叔的庶长子,他的生母原本是其父身边的丫头,在主母生下嫡长女后,就被其父主动纳为妾室,虽说他父亲没有露骨的宠爱她,但却一直表现出对江温琦的生母深厚感情。她生下江温琦后,因身体虚弱,没一年便病逝。

江婉沐是从石头娘亲和木根娘亲偶尔的谈论中,听到这个完整的少爷和丫头故事。江温琦的父亲江安明,原本在京中当一般官员,两年前有了外放高升的机会,自是愿意去外地任职。他留下正妻和儿子在京中。江安明的嫡妻,在他还在京中时,待江温琦算得上体贴。可是等到他前脚一走,江温琦和比他大三个月的嫡哥哥,同时进族学后,她的态度慢慢改变。

江温琦渐渐的能感觉到嫡庶的不同,自家嫡母在哥哥面前,笑如春花盛开。可是面对他时,常常是相当的不耐烦。从前爹爹还在时,那种阖家欢乐的情景,早以不存在。偏偏江温琦比自家哥哥来得聪明,先生教过一遍的东西,他全能记下来。而自家哥哥要反复请教,才能通畅记下。

小小的孩子,并不懂得大人的心。江温琦初初听得先生夸奖,自是高兴的向嫡母报喜。每到这时,他的嫡母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而自家哥哥偶尔得到先生的赞同,回来同嫡母一说,嫡母喜出望外的夸了又夸。江温琦慢慢的知道,自已和哥哥的不同。

江温琦的嫡母再不待见他,也不能阻止他每逢初一、十五,这样的大日子,他要去同江老太太请安的事。江老太太对家中的男孙还是极其重视,对每一个孙儿的情况,都会跟先生问了又问。不过因为有江婉沐的嫡大哥江温纶,那样自小聪睿的孩子在前面挡着。老太太对先生夸奖江温琦的话,也只是淡淡笑着带过。

而江温琦的嫡母知道这些事后,暗自恼怒起庶子的不识抬举,抢了自家儿子的风头。自那以后待他更加的冷淡,偏偏她是一个擅长做表面事的人,面上待江温琦,让人挑不出一个‘不’字,可是实里却明显的不同。她笑着把庶子身边忠厚的人调走,留一些粗心的伴妇在其身边。

江婉沐第一次见江温琦时,他已经在这个角落里来过许多次,只是每次两人都不曾碰撞。一个六岁的孩子和一个四岁的孩子,一个木呆呆,一个早慧。两人渐渐处出来感情,江温琦好事坏事都会同江婉沐说,而江婉沐也会开解他一句两句,她每次都是用直白简短的话说出来,从来没有让江温琦感觉到不对劲。

江婉沐通过江温琦了解到宁朝的文字,再经过她慢慢的摸索,渐渐的找到与前世文字相通之处。她对宁朝文字的认知,一越千里的进步着,渐渐不满足只能经过江温琦认知的知识。她在江府无人察觉到她出府后,胆子一天比一天大,渐渐的独自穿着男装,出入书肆里面,自已去寻找各种各样的书。

她在半年前,终究被跟着管事的上街,和嫡哥一起去买书的江温琦发现。江温琦当时是万分想不到会在书肆里,看到身穿粗布衣裳的江婉沐,正仔细的翻看书籍。江婉沐看一阵书后,翻书页抬头时,望到惊讶的江温琦。要说江家谁对她最熟,那也只有小小的江温琦,别的人,就是面对面行来,都不见得会认识她。

江婉沐心里轻叹息一声音,望到江温琦眼里明显的伤心。她还是镇静的向着他轻摇头,放下手中的书,从另一侧缓步出书肆。江温琦的嫡哥江温瑜选好自已要的东西,回头望到江温琦怔怔的站在那里,顺着他的眼光望过去,外面是不断的人流。他走过来皱眉拉扯他一下,说:“琦弟,你别呆站在这里看热闹,快去选好你要的东西。

一会回去后,我和娘亲还要去舅舅家中接姐姐回来。”江温瑜虽然知道自家娘亲并不喜爱自已同庶弟亲近,不过在外面,他还是有哥哥的样子。江温琦醒过神来,匆忙中走过去,随意对招待他的店员点了两盒砚台,顺手奉上一吊钱。

江温瑜望着心不在焉走过来的江温琦,学着大人样摇头,无意中望到江温琦手里手里的砚台。他神色微微一变,直接伸手把砚台抢了过去。他怒瞪一眼江温琦,直接走过去,对着瞧他冲过来已黑了脸的店员说:“这两种我要换金山出的那种。”

那店员本来瞧着江温瑜的样子,以为这个富家少爷要退货,现在听他说,要把手中的差货,换成层色更加好砚台,脸上笑意顿生,笑逐颜开的夸江温瑜说:“少爷,你眼光好。金山砚台虽说没这种砚台外表好看,价钱还贵上一个大钱,可是它的质量好又耐用。是有眼光的读书人的上上选择。”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她缓缓&够感受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过.后&来她打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自已将&颗.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