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根娘亲临走前时,有些不安心的去看过江婉沐的后用水。一会,她转到房间,一脸不满意的对江婉沐说:“小姐,我瞧过两个大水缸里面,水是满的。那柴火砍得均匀地,堆着了灶边。我用去摸了,灶除了几分余热。小姐,你早上要后用水时,加几块柴火,火迅速就能熊熊燃烧。”江婉江婉沐瞅她一眼,说:“自从吉言到我这里来后,吉言的爹和哥哥两人,一大早就过来做好这些事的。”木根娘亲听这话,瞧一眼神色平静的江婉沐,低声音说:“吉言的娘亲历来精明,不过她爹和哥哥就要实在许多。小姐,你瞧瞧,要是用得上的人,最好是用上。你身边有一个贴心人,就不用在自已房里,还要这般不自在。”。...

木根娘亲临走时,有些不放心的去看过江婉沐的用水。一会,她转回房间,一脸满意的对江婉沐说:“小姐,我瞧过两个大水缸里面,水是满的。那柴火砍得均匀,堆满了灶边。我用手摸了,灶还有几分余热。小姐,你晚上要用水时,加几块柴火,火很快就能燃起。”

江婉沐瞅她一眼,说:“自从吉言到我这里来后,吉言的爹和哥哥两人,一大早就过来做好这些事的。”木根娘亲听这话,瞧一眼神色平静的江婉沐,低声音说:“吉言的娘亲历来精明,不过她爹和哥哥就要实在许多。小姐,你瞧瞧,要是用得上的人,最好是用上。你身边有一个贴心人,就不用在自已房里,还要这般不自在。”

木根娘亲走后,江婉沐想到隔壁房间的吉言,忍不住轻叹息起来。木根娘亲在江婉沐七岁过后,就被江家人管事以‘厨房现在人少。’要走去帮忙。从那以后,院子里只有江婉沐一人。江婉沐白天还好过些,在院子里东摸摸,西扫扫,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但夜里就惊怕许多,伸手不见五指,仿佛世界只余下她一人。直到一个月后,她才强迫自已接受现实。

江婉沐后来也习惯这样的日子,没有任何人注意她的日子,她明显要比从前松快些,因为常在外面跑,身子比以前黑些,也要结实些。天气一热,她把小桌子搬到院子里,方便送饭菜的人摆放。她自个换上木根的衣服,偷偷跑出江家,去外面听别人说话,看别人如何生活。

这般的日子,对于一个只有小孩子躯壳,成年人心的江婉沐,是极其有利行事。她对自已生活的朝代,不再是浮于表面的认识,而是比在江府里,要了解的深广些。知道现在是宁朝齐正六年,当今天子正是年少有为时。政冶难得的清明,官员腐败现象极限少,官官还不敢相互勾结。

同样这也是个世家名门聚集的朝代,世家名门的人,以各样的方式,在朝堂上参政。宁朝的年份,是从皇帝继位后计算。人们私下耳语,前一任皇帝年老时,也有糊涂时,任人唯亲。幸好当今天子英明,他继位后,把一些法则调整,给地方官员们换地方调整地方。

江婉沐听得多后,为了自已的将来,她便会主动去想想。她前世是为考试而去关注历史潮流,现今想来那些学过的东西,还是相当的有用。同样脉络的历史潮流,相似的历史进程。她以自已的眼光,观察到这个朝代的风俗人情,神似前世的唐宋时期。不过对女子方面的要求,却没有那样的严厉,允许大家闺秀们出门,允许一般家庭中的女子抛头露面做事。

宁朝听上去还是个相当长命的朝代,它的存在已超过百余年。以当今天子的英明,继续下一个繁华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年份,都是相当的有可能。人们口中对皇家非常满意,国富民强自信心旺。江婉沐庆幸自已这一世活在这样一个朝代,国力强盛,天子年少好胜,听说对武官相当的重视,对边疆的防护相当的注意。

江婉沐自从清醒后,一直牢记得前世的记忆,她有时会有些莫名的害怕。觉得人知得太多,便近似妖孽。而她在江家,明显处在一个只要露头,就会被火烧的情景。前世重生和穿越小说电视流行时,江婉沐一直冷静的觉得,那只是人造的神话故事,是人们对现实不满的情况下,美好的幻想。

她觉得人可以想起自已的前世,但却不可能有重生和穿越这般的奇迹,天下那有一次又一次占别人名额存活的事。如果她现在是传说中的重生,那么品性纯良的她,无论如何也不应该重生在这样一个家里面,代这个小女子,承受不应该有的原罪。

江婉沐对生在宁朝没有任何的不满意,对带着前世美好的记忆,只有庆幸。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她在江家这般情况下,知道得越多,人越会接近崩溃。正因为有前世的家人,温暖她日渐寒冷的心。她这般想着,心里顿觉得舒服许多,觉得江家的日子,也能慢慢的过下去,直到她长大自立。

前世从小的教育就是‘好人有好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以醒来的她前一年,一直纠结的想着,如果她是重生,一定是重生在极其富裕有人情味的人家。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她独自活着,小小年纪,活得如此这般艰难。

江婉沐如此纠结一年后,有机会偷出江府后,常穿着粗布衣服扮少年的她。穿梭在街头,看着为一日三餐忙碌的人们,心情一天比一天开朗。她渐渐的静下心来,为自已的以后,开始仔细的打算起来,而不是象从前那般,总想着梦醒就会不同。

她努力的在江家人没有注意下,用心的活着,努力的学着生存。‘顺应时势,适者生存。’是她前世爸爸最爱说的话。前世爸爸说这话时,是想教育自家娇养的女儿,懂得一些生存的经验。而这一世,她把这话当做温暖的激励。没有人关心她,她自已关心自已。所有的人冷淡她,她努力的寻找同样被冷淡的同伴。

江温琦便是她偶然发现的同伴,他是祖父庶长子的庶长子。他的父亲在外地担任六品官员,身边留有妾室服侍,嫡妻在祖宅服侍年老的祖母,顺带好好教养门下的儿女。江婉沐是在自已的院子后面,最偏僻的角落,发现小小年纪的江温琦,拿着木条在地上写字,一边写一边哭泣着说:“我会写会认这么多的字,为什么母亲要骂我不听话?明明我比哥哥聪明,为什么母亲骂我蠢得如猪。呜呜呜。”

江婉沐那是第一次见到江温琦,她一脸木然的立在这个孩子身边,听着她哭诉着,却无法伸手去安抚她。江温琦发泄完后,回头望到江婉沐,一脸的羞愤,小脸通红的瞪着她,小声音威胁她说:“你不能跟别人说,我哭的事情。”江婉沐还是一脸木然的望着他,心里暗笑着他人小鬼大。

江温琦小心打量着不说话的江婉沐,见她一脸木然神情,恍然大悟的指着她,小声音叫起来:“你是伯伯家的呆子三姐姐。”他叫完后赶紧捂嘴,见到木然转身子的江婉沐,又小声音说:“先生说过,君子要重德。小人才说是非。兄弟姐妹要亲近友爱,不能互相怨恨。对不起,三姐姐,你虽然是个呆子,也是我的姐姐,刚刚是弟弟乱说话。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抬头快&年男子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