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根娘亲听江婉沐这话,瞅她几眼,略有些激动洋洋得意的说:“小姐,木根比你还大三月,他年纪不小了,是该跟随他爹长长见识的时候。昨天出门时,算好事情,是小江总管特意跟他爹说的,说木根认识了些字,带他出门时用得上。我据说了,是跟在总管后面,往更亲近的各府里江婉沐瞧一眼心里明显美滋滋的木根娘亲,瞅到面上还要装出淡定的模样,微微一笑低垂头望向桌面的书。木根娘亲对自家儿子小小年纪能得到管事的提点,心里格外的高兴,可是眼里还是有江婉沐。她顺着她的眼神,笑着低头往桌面上一看,见到上面摆着一本书。她一脸慎重的望着书册,问江婉沐:“小姐,这是连四少爷今天送给你的书?他知道你认识字?”。...

木根娘亲听江婉沐这话,瞅她一眼,略有些兴奋得意的说:“小姐,木根比你还大一月,他年纪不小了,是该跟着他爹长长见识的时候。今天出门,算是好事情,是小江管事专门跟他爹说的,说木根认识些字,带他出门用得上。我听说了,是跟在管事后面,往亲近的各府里,送上年节前的礼物。这事情长面子,有时碰到主人,还能得到打赏。”

江婉沐瞧一眼心里明显美滋滋的木根娘亲,瞅到面上还要装出淡定的模样,微微一笑低垂头望向桌面的书。木根娘亲对自家儿子小小年纪能得到管事的提点,心里格外的高兴,可是眼里还是有江婉沐。她顺着她的眼神,笑着低头往桌面上一看,见到上面摆着一本书。她一脸慎重的望着书册,问江婉沐:“小姐,这是连四少爷今天送给你的书?他知道你认识字?”

江婉沐瞧一眼满脸喜色外,又加上点点春意的木根娘亲,她瞅一眼桌上的书,轻摇头说:“连四少爷只是担心我不识字,特意给我送来识字书。”江婉沐没有跟木根娘亲提及,从第一次见面,她便知道连家四少爷对她的平平相貌的失望,因为那个少年,眼里有掩饰不了失落。

少年人贪图美色,这是人之常情。江婉沐并没有因此,心里对连家四少爷有多失望。毕竟她自已深深的明白,以她现在江家的情形,连家四少爷是她未来的最好选择。何况连家四少爷不管对这桩亲事,有着怎样失望,他表面上还是表现出名门世家子弟的好修养。

江婉沐从他后来送来的小礼物里面,能够感受到他对这门亲事,弥补般的努力。他再次来江家见江婉沐,他面对她时,相当有礼节般的客气。他给江婉沐带来两本小画册,上面画的是生活中常见用品,还配有相应的单字。江婉沐当着他的面翻开那两本画册,抬头望明白这个少年的无奈,同时深切的感受到,他打心底里不想要一个不识字的正妻。

连四少爷这次过来,当着嫡母派来的两个丫头面,特意指着两本画册上的字,点着问了江婉沐。他听到江婉沐一一答出来,年轻的脸上,飞扬着初为人师的骄傲。而嫡母派来的两个丫头,见到江婉沐答两本实物画册时,答一个字要停顿一分,心里多少有些瞧不起她。她们两人自以为没人注意,互相之间交换下眼神,都有些不屑的抬眼望向江婉沐。

连四少爷自是瞧到两个丫头的眼光,他越更体贴细心的指着画册上面的字,对江婉沐解释起来。江婉沐见其如此行事,本来对这种婚约,她只想着随大流,没有任何的期盼。现在瞧到连家四少爷的护已举动,突然觉得将来的日子,有这样的一人,也许不会太难过,至少眼前这个人,相当的有同情心。

江婉沐瞧着桌面的识字本,暗想着照连四少爷这般送礼规律,他下次再来江家时,十有八九是要送她笔墨纸砚。木根娘亲有些不解的望向江婉沐,轻声音说:“小姐,你为何不找个机会,同连四少爷悄悄说,你识字,也会写字?我想他知道这些,他会相当高兴。”

江婉沐听她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惊吓得赶紧抬头望着木根娘亲,见到她一脸认真的模样。江婉沐稍稍想想后,一脸慎重的略带解释对她,说:“奶妈,我早就会识字,会写字这事,无论如何除去你们四人知道外,绝对不能让第五个人知道。

这事情要是曝露,江家人绝对不会容我活下去,我大不了因此事送一条小命。可是这当中,温琦少爷是最无辜的人,他小小年纪,聪明睿智,再在江家忍耐几年,凭着他不断增长的才华,他一定会有大好的前程。我不能让他因为一时好心,教我识字写字的事,早早给人暗地里害了命,要是那样我做鬼也不会甘心。”

木根娘亲听江婉沐说得这般严重,她的面色微微发白起来。低语道:“小姐,我们家三人绝对不会同别人提这事情,我们还指望着小姐出嫁后,日子能好过些。只要小姐的日子好过,我们以后的日子,自然会好过些。温琦少爷是我家木根认字的恩人,木根因他才能认识几个字。木根早提醒了我,在外就说‘他因为好奇,跟人着别人学认字的。’”

江婉沐听这话,心里微放松一些,她知道木根性子本分,却对她提醒的事,向来是极其的听从。她再抬眼打量木根娘亲,见她嘴里虽这般说话,可是眉目之间,却掩蔽不了她的失意。江婉沐心思稍稍转转,已知她刚刚提及那话,也是一心为自已着想。连家四少爷送来这些礼物的真正用意,想来她心里多少有些明白。她不过是希望自已能借机让那少年高看自已一眼。

江婉沐瞧一眼木根娘亲,不愿意她纠结在此事上面。微笑着开解她,说:“奶妈,你想想,连家四少爷在外面一定有认识的女子,那些女子当中,一定大多数比我认字多。这认字和写字,说起来对嫁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家能认可这门亲事。连四少爷如果是那般浅薄的人,我早早认清楚也好,也能知道以后的日子,我应该如何去过。”

木根娘亲听得江婉沐如此说,见到她的脸上淡然认命神情。她心里替江婉沐觉得委曲,觉得自家小姐懂事明理,行事有主见,除去相貌差一些,几乎没有啥不是的地方。不过,经过这些年相处,她也明白江婉沐是一个心里有主见的人,行事会想得稳妥才起步。她面对江婉沐时,常觉得自已面对的是一个成年人,一点不象是个几岁大小的小女子。

木根娘亲近些年,也格外的信服江婉沐。虽说她听江家上下,都认为江婉沐高攀连家四少爷,只有她觉得自家小姐配连四少爷正合适,是连四少爷运气好,得到一个如此良妻。木根娘亲的心思转得再多,江婉沐也不知晓。她轻声音提醒她说:“奶妈,吉言的卖身契,是在我手里,可是她家里人却是江家的家生子。你下次再来,背着她好一些。”

木根娘亲张嘴想说话,想想还是相信江婉沐的话。她想起江婉沐在四岁时,就小孩子说大人话的同她说:“奶妈,我只能木呆呆不聪明,才能在江家平安长大。”木根娘亲在江婉沐长大的四年里,也隐约感觉到江家主母,只能容下这样的江婉沐。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花大朵&左右一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