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只要你想起生母虞细细地,仅有暗暗长叹的份。的话是在她的前生,虞细细地是她打自心底里看不起的女子。她始终会觉得这样的女子,为了一些表面的光芒,丧失对人性最高要求,为人极为的鼠目寸光,尽做些损人有利已的事。但是在她这一世,世上所有的人都也可以看不起虞细细是虞家众人捧着长大的女子,她是嫡系的嫡长女,从小长相出众,为人又聪明伶俐,深得长辈们欢心和平辈们的喜爱。她在虞家完善的保护下,没有经过嫡庶暗争,而是如同温室里的花朵般生长。她入江家之后,少掉虞家的光环,初时自信的她,并没有感觉到有啥不同.而没有光环的她,在江安和的眼里,却失色许多,还好她进门没多久有喜。。...

江婉沐只要想到生母虞细细,只有暗自叹息的份。如果是在她的前世,虞细细是她打自心底里瞧不起的女子。她一直觉得这样的女子,为了一些表面的光芒,失去对人性最低要求,为人极其的鼠目寸光,尽做些损人不利已的事。可是在她这一世,世上所有的人都可以瞧不起虞细细,独独她不行。

虞细细是虞家众人捧着长大的女子,她是嫡系的嫡长女,从小长相出众,为人又聪明伶俐,深得长辈们欢心和平辈们的喜爱。她在虞家完善的保护下,没有经过嫡庶暗争,而是如同温室里的花朵般生长。她入江家之后,少掉虞家的光环,初时自信的她,并没有感觉到有啥不同.而没有光环的她,在江安和的眼里,却失色许多,还好她进门没多久有喜。

江安和面对她,最初的一段时光,觉得她有一番新鲜。毕竟虞细细与他的贤慧大方嫡妻相比,多份朝气和独占心;和他那几个爱低头的妾室相比,虞细细要娇俏动人,言谈有趣许多。虞细细有喜后,江安和期盼着孩子出生.希望这孩子生下来后,能缓和江家和虞家僵硬的关系。

江家江老太太自虞细细进江家门后,从来不允许虞细细接近她。而江太太在她进门之前,就以照顾江老爷身体为由,直接去了外地江老爷为官地方。江家祖宅,真正主事的是江安和嫡妻.她是个妙人,明明知道虞细细曾经想谋取她正妻之位,可是她面对虞细细时,都是满面春风轻言细语相当的怡人.

虞细细有孩子后,她的小性子越发的历害.而江安和的嫡妻,却一直待她体贴入微,处处小心体谅她。她在虞细细的孕期,把各种补养品,仿佛不要钱般的送到她的院子里。虞细细习惯于别人这般细心的照顾自已,从来没有多想过一丝的不妥当。妻妾之间的和乐,最美的自然是江安和。

江婉沐生下来后,江安和是无比的失望,他心里盼望着是个儿子,只有儿子才能让虞家缓和下来.他听到消息,立时甩手出虞细细的院子门.直到江婉沐百天之后,他才再次踏进虞细细的院子门。江婉沐满月时,江安和没有给她定下名字,还是他贤慧的嫡妻为庶女,按着她们这一辈‘婉’字的排名,为她取‘沐’字。

江安和在江婉沐出生后,渐渐的开始对虞细细冷落。而江婉沐一天天慢慢的长大,容貌上面明显没有继承双亲的长处。她长相平平,一双眼睛虽然略大些,眼里却无一丝神采,显得整个人木然呆滞。江安和本来已有两个漂亮女儿,对这个三女儿,他瞧过两次后,实在没法子打心里喜欢她。

江婉沐一岁时,虞细细去她院子里看她。在门外听到屋内一个伴妇,大声音说:“你们瞧瞧,三小姐的眼睛,怎么都不转动,显得人木木的。我以前瞧过二小姐,那眼珠子可是转动不停。”而另一个伴妇听后,笑起来说:“三小姐名字里面有‘木’字,人也没那么可爱机灵。”

虞细细当既用力推开门,屋内四个伴妇,正围着躺在床上玩的江婉沐看。虞细细推开这些人,细瞧自家的女儿,见她眼睛定定的盯向一处,好一会还未曾转动。的确如伴妇所说的那样:“没有一点的可爱之处。”虞细细自从女孩子儿出生后,渐渐尝到从天上往地下掉的滋味。

江安和没有如从前那般待她,他仿佛不记得他许下的诺言。而江家上下的人,明显瞧她眼光不对劲,她总觉得那些眼光相当的不屑,可是注意去看,人人脸上有着讨好的笑容。江安和的嫡妻,是客气疏远的待她。

虞细细注意到女儿的不妥,心里顿时涌起悲凉感,她的身子,软软的就要往地下倒。她身后的陪嫁过来问春丫头,赶紧伸手扶住她,再用力捏一下她的手心。虞细细就着床边的凳子坐下,怔忡的瞧着女儿,喃喃道:“江婉沐,这名字没有取好。原来她取名字有这个深意,是我太呆了,竟然相信了她字面上的解释。”

问春急得赶紧去瞧向四个伴妇的神情,手用力去扯虞细细的手,提醒说:“姨娘,你误会主母对三小姐的爱护。你从前不是说,‘沐’字好,润泽一辈子。”虞细细听她这话后,发出刺耳的锐笑,隔一会后,她怔忡着说:“栉风沐雨,辛苦劳累,饱经风雨。我错了,信了男人的诺言。”

虞细细自是为了这个名字,同江安和一再说起,要帮女儿重新改过名字.而江安和听她说得多后,很有些不耐烦的冷脸相向,说:“你上次同我说,觉得婉沐有些不对劲。我专门找大夫来给她瞧过,大夫说她没大事,只是先性不爱动。你以后不要闲着无聊,一天到晚想着法子生些事来。

天下有几个主母,会这么用心为庶女取名字。你不但不懂得感恩,还在我面前借机生事,你太让我失望。这名字我同你再说一次,我觉得她取得好。她从前就同我说过,我们逸儿的名字,取得太飘了些,小时极其爱吵闹,身子一直不好。还是前几年,她祖父赐她一个‘重’字,才把她稳住。现在婉沐多好,长得结实能吃能喝,不吵不闹不难带。”

江安和一直觉得自家嫡妻心向着他,事事为他着想,自是不会象虞细细认为的那般,做下那般小心眼的事情。为此他特意冷了虞细细大半年,同时吩咐嫡妻不要对虞细细照顾的太周到,说那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虞细细经此一事后,对女儿也淡了几分心思,不象从前那般,一天来看好几次,而是隔几天,才上门看看女儿。

江婉沐在冰冷的屋内,用力的打开手,转动着身子,思绪快速的跟着转动着。她想着自家的生母,想着那远远的望过去的一眼,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她心里轻叹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年,虞细细忧虑过多,身子一直不是很好。听说江安和近两年,从来不曾踏进她的院子门。她和江婉沐一样,是被江家遗忘的人。

江婉沐冷眼旁观自家嫡母滴水不漏的处事方式,远远的瞧过她温婉大方的作派。她对自家生母,惨败在她的手里,丝毫不觉得奇怪。有这般历害的对手,自家生母虽败犹荣。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一眼她&注意,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目光,&瞧一眼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