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良久也没说话的,她隔一会抬眼望向低着头,一脸红色的吉言,再略微低下头望到那双小脚拼命地的在地上,相互相互交错的擦挤。她的眼神轻轻泛出些笑意,轻声音对着吉言说:“吉言,也没针,也没线,也没布,如何能学刺绣。江家要不然有人明白你教我刺绣,会连累到你的吉言听到江婉沐这话,抬头望她一眼,想开口说话又觉得没话可说。她见江婉沐此时已低下头端坐在那里,她想想还是挪动着双脚,轻轻走过去打开房门离开。门一打开的瞬间,外面的冷风,直接扑进房间里面。江婉沐给风这么一吹,眼里浅浅的笑意,顿时吹没有了。。...

江婉沐良久没有说话,她隔一会抬眼望向低着头,满脸红色的吉言,再稍稍低头望到那双小脚拼命的在地上,互相交错的擦挤。她的眼神微微泛起些笑意,轻声音对着吉言说:“吉言,没有针,没有线,没有布,如何能学绣花。江家要是有人知道你教我绣花,会牵累到你的家里人。刚刚那话,我没有听到。你先回房间吧,晚饭时再过来。”

吉言听到江婉沐这话,抬头望她一眼,想开口说话又觉得没话可说。她见江婉沐此时已低下头端坐在那里,她想想还是挪动着双脚,轻轻走过去打开房门离开。门一打开的瞬间,外面的冷风,直接扑进房间里面。江婉沐给风这么一吹,眼里浅浅的笑意,顿时吹没有了。

门外的风声,时不时传进房间。江婉沐站起来走动几步,再向上跳动好几下,借以暖和身子。她的院子里,除去隔壁房间的吉言外,再没有第三个人。她曾经仅有的两名伴妇,现在江家各有各的事做。她们没有象江婉娴身边亲近的伴妇一样,在她七岁后,自动转为她的管事妈妈。

江婉沐在六岁以前,还对许多事情抱有幻想。在她六岁那年夏天,嫡母身边管事妇人,直接到她的庭院,对正在院子里拔草的石头娘亲,说:“石头家的,夫人说打理花木的人手不够。要你现在去找管理庭院林管事,听从他的安排。”她说完这话,瞅一眼木然立在院子里的江婉沐,问候的话也没有一句。

石头娘亲听这话挺直身子,瞅一眼院子里的江婉沐。她走近那管事妇人几步,笑着低声音说:“大牛嫂子,三小姐这里只有我和木根家的,平时的活,要两人一块做才轻松些。我这一走,这活就要木根家的一人担。我只是想问问,我这要去几天?”

那妇人听她这话,伸手推她一把,发出一声冷笑说:“石头家的,你离我远些。你嫁你家男人前,在我们这一堆人中,也算是个机灵人。现在怎么跟你男人一样,越来越笨实。我实话跟你说吧。这份轻松事,是我瞧着你从前待我好的份上,稍稍同同夫人提了提,帮你讨来的活。你以后好好做,不要让我跟着你丢面子。”

那妇人一脸不快的瞧着石头娘亲,见她一脸不忍心的样子。恼怒的伸手,点着石头娘亲,沉声音说:“你不会在三小姐院子里呆久了,跟她一块笨起来。虞姨娘前两天遇到二小姐的姨娘,两人说上话了。二小姐同夫人说,虞姨娘夸自家女儿能干。”

石头娘亲听得一脸愕然,望着妇人说:“虞姨娘有两年时间,都没有来看过三小姐。”那妇人没心思听石头娘亲多话,直管催着她说:“快收拾东西,早点去找林管事。四小姐院子里也有伴妇要过去,你要赶在她前面,你快些打理自已,我陪你一块去。”

石头娘亲再望一眼低垂下头的江婉沐,又见到木根娘亲向她点头。她咬一咬牙,冲进房间里,一会空手冲出来,对等她的妇人说:“大牛嫂子,我们走吧。衣服什么的,我空时再来收拾。”她们一块离开后,江婉沐才抬起头望着石头娘亲的背影。

木根娘亲瞧一眼自家的小姐,轻叹息一句说:“小姐,我教你认冼衣草,冼头草。”江婉沐跟在木根娘后面,到院子的角落里,听她细细讲解着两者不同之处。她见江婉沐很快分辩清楚两者后,感叹的说:“小姐,你同江家别的小姐不同,以后有些事情,你要早些学会。”

江婉沐在醒来的第一年,已相当的明白,自家的生母是白莲花玻璃心般的人。名门世家的小姐,偶遇成亲几年的世家名门男子。原本稍稍理性,替家人着想一些的女子,都不会有后续发展.偏偏她的生母,同她前一世,听过所有的嚣张小三的典范故事一样.与有家世有嫡子女的男子,一见生情,再见钟情,三见深情不能移.

而她的生父江安和,面对如此特别深情的女子,想着她后面的家世,一时骄傲的晕头,竟然不加阻挠,而是以薄情加以引诱.一时男有义,女有情。男的心里终是有自已的结发嫡妻和聪明可爱的嫡子女,想来想去只能许女子平妻之位,不过另许下千万句不变心的诺言。双双说定此事,纷纷各自回头同家人商量。

虞家听闻这消息,全家上下皆变色。自是不能接受捧在手心里的嫡女,会心喜有家室男子,竟然为了他,名门世家的嫡妻不做,要去做人家平妻,说的好听是平妻,不好听只是一个妾。家人们用尽所有心机去反对这事。而虞细细想得太美好,她百般抗拒不从家人安排的亲事,执意不管如何都要入江家门。

梦想是非常的美好,现实却是相当的不如人意。江安和的书香门第嫡妻,很是贤慧为夫君分忧说:“夫君,只要纶儿,瑜儿,逸儿他们三人嫡子和嫡女之位不动,这嫡妻之位,我愿意让给虞小姐。”江安和听得嫡妻这话感动不已,更加坚定嫡妻之位绝不移的念头。

江夫人得知后消息后,在儿媳妇的劝告下,冷着脸对儿子说‘我已有贤儿媳妇,不想锦上添花。此事听老太太安排。’江夫人做了江老太太多年儿媳妇,对自家这个婆婆深深的了解。江老太太是古老的名门世家的嫡女,骨子里极其重规矩。

江老太太听闻此消息,对一向深感得意的嫡孙,这般所作所为大怒起来。她心里认为是虞家不安分的嫡女,引诱自家一向稳重的嫡孙失去常态。她暗恨那不知轻重的女子,没有名门闺秀的稳重,却有小门小户人家的轻浮。

她心里自家孙儿是千万般的好,只是狐狸精太过历害,美色所迷惑自家嫡孙,竟然许下平妻之位.她当既怒言‘这种女子,一定要进我们江家们,最多只能是贵妾。我们江家几代以来,还从来没有过平妻。她要平妻之位,除非是我死后的事。’此言一出,江安和不敢多说一句,只能转头去同虞细细再商量。

一般的女子,在事与愿违相隔太远后,都会抽刀断情。可是虞细细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深以为她容貌如花般的美,情趣与江安和相投,与江安和的嫡妻相比,她只是晚了一些时间,她深信在江安和心里,她比任何女子都要美都要好。

在虞家与她断绝关系的情形下,她从侧门入了江家门。一个名门世家的娇小姐,不为人嫡妻,而愿入江家做贵妾,是那年所有名门世家,皆不敢相信惊天动地的大事。经过世情的人,感叹江安和在女子身上不一般的手段,叹息虞细细的无知。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大雪纷&圈,望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人一直&子里的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