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天,热得人坐立不安。褚家只有二辆马车,一辆能坐六人的朱轮华盖大马车,一辆是能坐四人的小马车。秦氏带着褚妙书姐妹坐了大马车,叶棠采坐着小马车。褚云攀在外面骑着马,一路...

六月的天,热得人坐立不安。

褚家只有二辆马车,一辆能坐六人的朱轮华盖大马车,一辆是能坐四人的小马车。秦氏带着褚妙书姐妹坐了大马车,叶棠采坐着小马车。

褚云攀在外面骑着马,一路晃晃悠悠地走在城中的东大街上。

叶棠采掀开帘子,望着褚云攀:“三爷,前面是德明班。”

书评(405)

我要评论
  • 样?”&策,谁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是将门&世家,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如何?&娘!”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道:“&瞎子吗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情况说&,让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但却脸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新郎&,恰巧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