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大姑爷怎么没回来?”孙氏明知故问,一般男宾拜寿之后都会出去的。“到外面跟爷们一起呢!”叶棠采冷笑一声,“毕竟这里都是女眷嘛。”叶梨采眼里却掠过嘲讽,回身对张博元说:“相...

“咦,大姑爷怎么没回来?”孙氏明知故问,一般男宾拜寿之后都会出去的。

“到外面跟爷们一起呢!”叶棠采冷笑一声,“毕竟这里都是女眷嘛。”

叶梨采眼里却掠过嘲讽,回身对张博元说:“相公,你也快出去嘛!”

“我在这里陪你一阵。”张博元说。

叶棠采嘴角抽了抽,得,秀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如意算&不会取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破落户&将军。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都是为&了你好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也是个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