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阿佩噔噔噔地跑出来:“姑娘,太太醒过来了。”叶玲娇冷冷地扫了叶筠一眼,“棠姐儿,这人已经废了,咱们走吧!”“好。”的确,叶筠已废!叶棠采已经放弃他了!既然放弃了,那就不必再多废...

这时,阿佩噔噔噔地跑出来:“姑娘,太太醒过来了。”

叶玲娇冷冷地扫了叶筠一眼,“棠姐儿,这人已经废了,咱们走吧!”

“好。”的确,叶筠已废!叶棠采已经放弃他了!既然放弃了,那就不必再多废唇舌!叶棠采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与叶玲娇转身离开。

“你——”叶筠正说得高昂。他觉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太说,

    “三太太说,二太太撺掇着老太爷把姑娘嫁到二姑娘原定的人家,就是定国伯府的庶三子。褚家那边已经答应了,再过一会,褚家的花轿就要来迎亲……”

  • &闹一场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然回去&。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样?”&策,谁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褚伯爷&……那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