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婷娘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无比的羞辱,拳头在桌子下紧握着。许瑞眼底阴沉沉的,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恶毒之人!“这个……”殷婷娘一脸纠结歉意地笑了笑:“哪用这么麻烦,反天还不搬回去...

殷婷娘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无比的羞辱,拳头在桌子下紧握着。

许瑞眼底阴沉沉的,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恶毒之人!

“这个……”殷婷娘一脸纠结歉意地笑了笑:“哪用这么麻烦,反天还不搬回去,不如还是等瑞儿秋闱之后再说吧。”

温氏有些不高兴了。她们都已经三请四请了,她居然还不愿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后却兵&担玉安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气得晕&醒。”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他也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罗氏便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羞成怒&爷应是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前生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着胡子&伯府原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娶到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