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棠采回到了穹明轩,吃过晚饭,胡乱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与秋桔惠然出门了。一顶红色小官轿停在松花巷永存居门前。身穿同知绿色官袍的叶承德从永存居走了出来,弯身进了轿子。两...

叶棠采回到了穹明轩,吃过晚饭,胡乱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与秋桔惠然出门了。

一顶红色小官轿停在松花巷永存居门前。

身穿同知绿色官袍的叶承德从永存居走了出来,弯身进了轿子。两名身穿短打的粗壮轿夫连忙直起身来,抬着轿子离开了。

永存居内一如既然地忙活着。

厨房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褚伯爷&意揉捏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怕是&三太太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那就大&闹一场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让惠&采报信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