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棠采主仆出了叶玲娇的院子,就往外院而去,想去瞧瞧叶筠,来到叶筠的住处,却不见人。叶棠采一边走着一边说:“现在是什么时辰?”“刚刚在太太屋里我看了漏刻,已经未时二刻。”秋桔说...

叶棠采主仆出了叶玲娇的院子,就往外院而去,想去瞧瞧叶筠,来到叶筠的住处,却不见人。

叶棠采一边走着一边说:“现在是什么时辰?”

“刚刚在太太屋里我看了漏刻,已经未时二刻。”秋桔说。

“这个时辰,你说我那个蠢哥哥在哪里?”

“一定在殷婷娘那里!”秋桔恨恨道。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是在打&穷亲戚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看到了&着手转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总算&伯府可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到外面&请一支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柿子一&却不敢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闹又&绝不便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孙氏连&婚事。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