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头的庆儿听着叶棠采的话,狠狠地勒了勒缰绳,让马儿拐了弯,就走到人头攒动的东街上。经过松花巷,叶棠采掀起帘子,眯着眼往外望了望,就把帘子给甩上了。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了靖...

在外头的庆儿听着叶棠采的话,狠狠地勒了勒缰绳,让马儿拐了弯,就走到人头攒动的东街上。

经过松花巷,叶棠采掀起帘子,眯着眼往外望了望,就把帘子给甩上了。

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了靖安侯府。

回到靖安侯府的角门,轻轻松松地进了府,主仆三人在垂花门下车,往安宁堂而去。

书评(106)

我要评论
  • “还没&给破落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出头,&被拦在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 闹,大&做的!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声,摸&破落户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