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桔出去之后,叶棠采不久睡着了。等醒过来,模模糊糊的就看到有人坐在她床边,正看着她。睁开眼,一袭素色毫无花纹的浅青的衣衫映入眼帘,抬头,只见褚云攀正凝视着她。“好些了么?”褚...

秋桔出去之后,叶棠采不久睡着了。

等醒过来,模模糊糊的就看到有人坐在她床边,正看着她。

睁开眼,一袭素色毫无花纹的浅青的衣衫映入眼帘,抬头,只见褚云攀正凝视着她。

“好些了么?”褚云攀问。

“嗯。”叶棠采淡淡一笑:“这件事,真是谢谢你。”

原本就说好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拉过惠&里面的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叶鹤文&落户有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看到了&到嘴的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了你好&简直亏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何是好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凭什么&要受这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 。”惠&于等到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