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衣丫鬟出去后,不一会儿,大夫就来了,把了把脉,给开了药。帘子被掀起,褚云攀走了进来。“好些了么?”褚云攀问。“嗯。”叶棠采点了点头。“我已经让予阳回去通知秋桔她们了,她们很...

黄衣丫鬟出去后,不一会儿,大夫就来了,把了把脉,给开了药。

帘子被掀起,褚云攀走了进来。

“好些了么?”褚云攀问。

“嗯。”叶棠采点了点头。

“我已经让予阳回去通知秋桔她们了,她们很快就会过来。”褚云攀坐到她床边的绣墩上。

这时,那名黄衣丫鬟走过来,

书评(81)

我要评论
  • &。”惠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以老太&不四的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哪敢开&罪叶鹤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叶鹤文&”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那你&样?”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给破落&他们摆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