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棠采穿的是一件米白梅花暗纹的小袄,下身是浅红密织水华裙。因着一翻逃跑和滚摔,早就脏污不堪,映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却有一种凌乱的美感。褚云攀解了她小袄的带子,便模模糊糊看到...

叶棠采穿的是一件米白梅花暗纹的小袄,下身是浅红密织水华裙。

因着一翻逃跑和滚摔,早就脏污不堪,映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却有一种凌乱的美感。

褚云攀解了她小袄的带子,便模模糊糊看到半截鲜红色的诃子,上面绣着海棠花。

他微微掀开,发现她没有流血,只见左边小腹往上一点肿了一大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再落魄&大失脸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手紧紧&艳红的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不好再&叶薇采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 比,也&是差了

    “姑娘,你、你是气傻了?”秋桔脑子一晕,“那个褚家可是破落户,别说是跟张家比,就是跟咱们家比,也是差了不止一大截。而且,那还是褚家的庶子!是庶子!”

  • &下子变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巴巴道&说嫁?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 见过如&户家的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