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尹带着被救的少女,压着人贩子返回京城。这窝人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几年前就有京城少女失踪,但贩子狡猾得很,愣是抓不到。今年这窝人贩尤为猖獗,居然把主意打到贵族少女身...

府尹带着被救的少女,压着人贩子返回京城。

这窝人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几年前就有京城少女失踪,但贩子狡猾得很,愣是抓不到。

今年这窝人贩尤为猖獗,居然把主意打到贵族少女身上,今上大为震怒,让府尹、梁王和容王一起搜查和追击。

这次被拐少女其中一人是禁卫军统领的嫡女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只感到&却不敢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贴可明&地写着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惠&然皱着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泪都绷&们休想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 上首的&细的柳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爷应是&不应?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是他的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