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棠采感到自己不知被扔在哪了,但她的脑子还算清醒,然后开始有人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嘴巴也被堵上。只听到周围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叫声。“放我出去,我爹是上官修,是禁军统领!你们敢...

叶棠采感到自己不知被扔在哪了,但她的脑子还算清醒,然后开始有人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嘴巴也被堵上。

只听到周围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叫声。

“放我出去,我爹是上官修,是禁军统领!你们敢抓我!”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否则,你们下场凄惨!”

“里面怎么又叫起来了?”门

书评(365)

我要评论
  • 冷哼,&接着背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策,谁&策。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有名的&是将门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见这破&:“伯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了,又&娘无处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 姑娘塞&那太太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闹一场&!绝不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