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那日,叶棠采说好给齐敏赔钱。歇了一天,五月初七,这天中午吃过饭,叶棠采就让庆儿赶车,带着秋桔和惠然出门。城北和城西是两端,光坐马车就要坐半个时辰。天气越来越热,坐在马车...

端午节那日,叶棠采说好给齐敏赔钱。

歇了一天,五月初七,这天中午吃过饭,叶棠采就让庆儿赶车,带着秋桔和惠然出门。

城北和城西是两端,光坐马车就要坐半个时辰。

天气越来越热,坐在马车里,叶棠采直摇扇子,秋桔也给叶棠采摇扇子。

“好热哦。”叶棠采嘟了嘟嘴,她最怕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伯爷懵&中关窍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 醒。”&靠我们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一双&,她就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着脚步&老头子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孙氏连&你快去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闹又&。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