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妙画等人听得是那摘星台的小农女,俱是一惊。褚妙书脸色闪过嘲笑:“哦,原来你就是那个趁着净渡师太犯了旧疾,赢了棋,却不声不响地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小农女?最后还不是输给了廖姑娘...

褚妙画等人听得是那摘星台的小农女,俱是一惊。

褚妙书脸色闪过嘲笑:“哦,原来你就是那个趁着净渡师太犯了旧疾,赢了棋,却不声不响地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小农女?最后还不是输给了廖姑娘。”

齐敏小脸微沉,正要说话,叶棠采却笑道:“那天在摘星台你明明可以赢的,为何却输了。”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此无耻&样任着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场吗?&”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让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样?”&要用这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落户有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