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筠见叶棠采接受,很是高兴:“走吧!二位褚家姑娘,请!”叶棠采笑着点头,余光却瞥了褚妙书一眼,跟着他进酒楼。褚妙画心里忐忑不安。她原以为今天只是叶公子一人邀请他们一起看龙舟。...

叶筠见叶棠采接受,很是高兴:“走吧!二位褚家姑娘,请!”

叶棠采笑着点头,余光却瞥了褚妙书一眼,跟着他进酒楼。

褚妙画心里忐忑不安。她原以为今天只是叶公子一人邀请他们一起看龙舟。不想,那外室,甚至是嫂子的爹也在。

她倒没什么,上次经过叶公子一翻话,她也暗暗同情殷婷娘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闹,大&做的!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然皱着&大闹一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要有上&策,谁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伯爷,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手紧紧&一会,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道大事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