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温氏等人离开后,秦氏看着空空的屋子,突然说:“绿枝,拿黄历来。”绿枝转身离开,不一会儿,就拿来黄历,秦氏翻了翻,就说:“去把费姨娘和二郎给叫过来。”“是。”绿枝转身出了门,不一会...

等温氏等人离开后,秦氏看着空空的屋子,突然说:“绿枝,拿黄历来。”

绿枝转身离开,不一会儿,就拿来黄历,秦氏翻了翻,就说:“去把费姨娘和二郎给叫过来。”

“是。”绿枝转身出了门,不一会儿,就见费姨娘和褚从科走了进来。

“太太。”费姨娘撇了撇嘴,一脸不愉快。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个定国&威风凛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给叶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见这破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声不吭&是她肚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在只能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把宾&姻。”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