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起来,鱼贯而出。出了溢祥院,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到了沁芳汀。沁芳汀建于褚家南面内府湖泊上的白石平台,三十余丈,逞八角型,七面栏杆环护,一面白玉台阶从上往下延伸,平台浮...

众人纷纷起来,鱼贯而出。

出了溢祥院,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到了沁芳汀。

沁芳汀建于褚家南面内府湖泊上的白石平台,三十余丈,逞八角型,七面栏杆环护,一面白玉台阶从上往下延伸,平台浮雕古朴精美。由此可见当年的繁华。

平台之上早就布置摆设好了。

一张梨木长桌,上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褚伯爷&嘴张了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不论大&房、二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当成软&只感到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泪都绷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