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吱呀”一声,松花港永存居的院门打开,叶承德然带着一身湿气,撑着伞跑了进来。层子里,窗边有一张贵妃椅,温婷娘正歪在一边,看着雨水发呆,她一身素雅的梅花...

晚上,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吱呀”一声,松花港永存居的院门打开,叶承德然带着一身湿气,撑着伞跑了进来。

层子里,窗边有一张贵妃椅,温婷娘正歪在一边,看着雨水发呆,她一身素雅的梅花长身褙子,因着刚刚洗过澡,黑发放下,乌压压的发,把她的瓜子脸衬得越加显小。

听到叶承德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花轿,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犹豫之&羞成怒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声不吭&不论大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着脚步&,他也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闹又&红了眼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呼喝,&吧!”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