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婷娘又道:“昨儿倒是煲了,我就说了一句这汤煲得好,可惜筠哥儿没来喝。他便想着我昨儿一翻心血,不愤,便把筠哥儿叫来,好让我开心。”许瑞只抿了抿唇,不作声。“我煲汤吧!”殷婷娘低...

殷婷娘又道:“昨儿倒是煲了,我就说了一句这汤煲得好,可惜筠哥儿没来喝。他便想着我昨儿一翻心血,不愤,便把筠哥儿叫来,好让我开心。”

许瑞只抿了抿唇,不作声。

“我煲汤吧!”殷婷娘低低地说了一声,然后垂着眼,就默默转身进了厨房,瞧着不太开心的样子。

叶筠看了叶棠采一眼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再落魄&只感到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哪敢开&罪叶鹤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犹豫之&爷应是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秋桔&那,你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在羞于&。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在还未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