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许瑞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叶棠采眼底闪过浓浓的厌恶,脸上却仍然笑盈盈的。就是这个人啊,占了她那个愚蠢的哥哥的一切,并令殷婷娘最后以正室之礼迎了进门。对于叶筠的下场,叶...

感受到许瑞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叶棠采眼底闪过浓浓的厌恶,脸上却仍然笑盈盈的。

就是这个人啊,占了她那个愚蠢的哥哥的一切,并令殷婷娘最后以正室之礼迎了进门。

对于叶筠的下场,叶棠采很是复杂。

一是怒其不争,二又有些舒爽。心里想着,让你放着亲娘不孝敬,反去倒贴一个外室!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是将门&世家,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张,实&在羞于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巴巴道&说嫁?

    “姑娘?”惠然结结巴巴道:“你说嫁?嫁谁?褚家吗?”

  • &了一通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来商量&”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苗氏细&细的柳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我家&架势!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主弃用&都文不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