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棠采母女回到安宁堂,叶梨采和孙氏也回来了。一行人与苗氏和罗氏等道了别,便各自登车离开。马车里——叶梨采垂着头,帕子压着眼,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梨、梨妹……你别哭。...

叶棠采母女回到安宁堂,叶梨采和孙氏也回来了。

一行人与苗氏和罗氏等道了别,便各自登车离开。

马车里——

叶梨采垂着头,帕子压着眼,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梨、梨妹……你别哭。”张博元慌了手脚,不住地安抚她。

“我是不金贵的……所以你连给我夹菜都觉得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给破落

    “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下作之人!抢了姑娘的贵婿,还把姑娘塞给破落户家的庶子。”秋桔脸色铁青,“那太太呢?太太就这样任着他们摆布姑娘?”

  • &”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 “那伯&孙氏急

    “那伯爷快去请花轿,不,还是我们去请吧!刘二,刘二,快到外面租一顶花轿,请一支迎亲队来,要快!”孙氏急吼。

  • 眉:“&何是好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这、这&就这样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褚伯爷&现今居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给叶棠&。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