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齐京城回门是新婚第二天,这回门宴也是夫妻在娘家同桌吃的第一顿饭,是不分开的,所以回门宴男女不分桌。婆子们在安宁堂的客厅里摆了两桌。叶棠采和叶梨采夫妇都是客,与叶鹤文夫...

大齐京城回门是新婚第二天,这回门宴也是夫妻在娘家同桌吃的第一顿饭,是不分开的,所以回门宴男女不分桌。

婆子们在安宁堂的客厅里摆了两桌。

叶棠采和叶梨采夫妇都是客,与叶鹤文夫妇、温氏夫妇和孙氏夫妇,十人坐了一桌,罗氏夫妇带着叶玲娇、叶薇采、叶筠、叶荣坐了一桌。

如此叶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此被君&没落。

    但是,八年前褚伯爷领兵出征,最后却兵败受伤,因承担玉安关兵败之责,被解除兵权。褚家因此被君主弃用,褚家小一辈儿郎又都文不成武不就的,定国伯府由此没落。

  • 地握着&她才道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把宾&明白白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着,不&面等。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是这样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叶鹤文&见这破

    叶鹤文见这破落户有犹豫之态,恼羞成怒:“伯爷应是不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