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四,叶梨采回门之日。原本靖安侯府想为叶梨采风风光光地大办一场。到时回门认亲,连着孙氏娘家、还有叶玲娇那两名已出嫁的庶姐、再加上最亲近的两家旁支,热热闹闹地摆上十...

四月十四,叶梨采回门之日。

原本靖安侯府想为叶梨采风风光光地大办一场。

到时回门认亲,连着孙氏娘家、还有叶玲娇那两名已出嫁的庶姐、再加上最亲近的两家旁支,热热闹闹地摆上十桌。

不想,昨天居然闹出那种大笑话,叶鹤文恨不得没有回门这件事,哪里还想大办!

所以外面

书评(378)

我要评论
  • 嫡房嫡&,娶到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到嘴的&了一声

    叶鹤文看到了褚伯爷嘴张了张,实在羞于启齿,到嘴的话变成了一声冷哼,接着背着手转过身去。

  • &气得晕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艳丽的&眸子一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道大事&不好再

    罗氏知道大事已定,不好再出头,只好离开。刚出书房,就见叶薇采和惠然被拦在外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