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孙氏看着宾客的眼神,脸上闪过得意,忽然回头看到叶棠采站在一群贵女之中,孙氏心里一慌,这小贱蹄子不会又来捣乱吧?孙氏如此想着,反而主动走下台阶,迎上去:“哎哟,大...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孙氏看着宾客的眼神,脸上闪过得意,忽然回头看到叶棠采站在一群贵女之中,孙氏心里一慌,这小贱蹄子不会又来捣乱吧?

孙氏如此想着,反而主动走下台阶,迎上去:“哎哟,大姑奶奶回来给梨姐儿添箱了!对了,这两天府里都忙着布置婚礼事宜,大嫂说得了风寒,都不出来帮忙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闹一场&是这样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气得晕&惠然道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 “秋桔&说该如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无言以&嫁伯府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