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四月十三,春风和暖,万物复苏,虽然是个好天气,但却不是个适合婚娶的日子!极少人在四月婚娶的。张叶两家却挑了这个日子,至于原因……呃,大家心知肚明!但不论如何,今日正门大开,进...

今天是四月十三,春风和暖,万物复苏,虽然是个好天气,但却不是个适合婚娶的日子!极少人在四月婚娶的。

张叶两家却挑了这个日子,至于原因……呃,大家心知肚明!

但不论如何,今日正门大开,进出的宾客络绎不绝,府中张灯结彩,一片热闹繁华。

桂香水榭是招待女眷的地方,一群女眷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真的嫁&赶了过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刘二,&”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抬起头&做的!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都是为&架势!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那就大&受这种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 房还是&来的。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样?”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