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梨采缩在张博元身后,汪着眼睛,点着头。张博元原以为,以叶棠采那蛮不讲理的性子,他说出这翻大道理来,叶棠采定会被气得恼羞成怒。不想,叶棠采却抚了抚鬓边的发丝,看着他淡淡地笑:“...

叶梨采缩在张博元身后,汪着眼睛,点着头。

张博元原以为,以叶棠采那蛮不讲理的性子,他说出这翻大道理来,叶棠采定会被气得恼羞成怒。

不想,叶棠采却抚了抚鬓边的发丝,看着他淡淡地笑:“有几句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前生就想问了,但直到她死都没机会问出口。

“你们两个是在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未来&婚事。

    孙氏连忙道:“未来亲家,当然有来的。刘二,你快去把褚伯爷请过来商量婚事。”

  • 。”惠&眉:“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她就&是这样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不一会&多岁,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的,而&。

    罗氏一噎,竟无言以对。明知孙氏是在打如意算盘,但以老太爷那死要脸面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而且孙氏这如意算盘也有几分理儿,与其嫁个不三不四的穷亲戚,不如嫁伯府的庶子。

  • 也是个&现今居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好主意&明白白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