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然拿过信盏,笑道:“姑娘你瞧,玲姑娘问你如何谢她?”指着信笺末尾。叶棠采想了想:“上次在摘星台小姑输叶梨采一只镯子,我送她一套头面好了。”“玲姑娘爱墨玉,我记得姑娘你的嫁妆...

惠然拿过信盏,笑道:“姑娘你瞧,玲姑娘问你如何谢她?”指着信笺末尾。

叶棠采想了想:“上次在摘星台小姑输叶梨采一只镯子,我送她一套头面好了。”

“玲姑娘爱墨玉,我记得姑娘你的嫁妆里头有一套蓝田墨玉棱花双合头面,不如送这个。”

“不错,就这套!”叶棠采笑着点头,“秋桔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也是个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 想到外&子跑了

    “什么?”褚伯爷懵了,又想到外面的流言,便明白其中关窍: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恰巧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儿媳,新娘无处嫁,干脆就塞到他家了。

  • &要有上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 &“秋桔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伯府的&的花轿

    “三太太说,二太太撺掇着老太爷把姑娘嫁到二姑娘原定的人家,就是定国伯府的庶三子。褚家那边已经答应了,再过一会,褚家的花轿就要来迎亲……”

  • 一会,&:“嫁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多岁,&来像五

    不一会儿,就见褚伯爷蹒跚着脚步走来。褚伯爷是个萎靡的半老头子,他也就四十多岁,但却脸容憔悴,看起来像五十多一样。

  • 岂敢不&吧!”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