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出了门,大约两刻钟左右,就把叶承德给请回府了。叶承德一路走着,脸上不显,眼底却极为阴沉。他深知自己被叫回家的原因,定是那个逆女在松花巷闹的那一出被家里知道了。闹事的是...

刘二出了门,大约两刻钟左右,就把叶承德给请回府了。

叶承德一路走着,脸上不显,眼底却极为阴沉。

他深知自己被叫回家的原因,定是那个逆女在松花巷闹的那一出被家里知道了。

闹事的是那个逆女,就算有错也是她有错。

走进安宁堂,叶承德朝着叶鹤文和苗氏行了礼:“父亲、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褚伯爷&现今被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出来了&么姑娘

    “姑娘……”秋桔眼泪都绷出来了,呜咽道:“凭什么、凭什么姑娘要受这种委屈……他们休想!休想!我——”

  • 叶鹤文&将军。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了一通&。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抬起头&做的!

    叶棠采抬起头,一双艳丽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对,闹,大闹一场!前生,她就是这样做的!

  • 好主意&张叶联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绝不&红了眼

    “闹又如何?那就大闹一场!绝不受这种委屈!绝不便宜二姑娘!”秋桔瞪红了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