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儿见人多,越加得势,就扬着声音叫道:“你们抓了我吧!打死我吧!明儿个我家主子就来跟你们讨人!你们给不了,她就告官!虽然我是个奴才,是生是死也是随主子,但我不是你们的下人,你们也没资...

庆儿见人多,越加得势,就扬着声音叫道:“你们抓了我吧!打死我吧!明儿个我家主子就来跟你们讨人!你们给不了,她就告官!虽然我是个奴才,是生是死也是随主子,但我不是你们的下人,你们也没资格打杀别人的下人!”

“我死后,你们被抓到衙门里,往大堂前一跪,府尹拍着惊堂木,审着你们问,发生什么

书评(141)

我要评论
  • 苗氏细&三房,

    上首的苗氏细细的柳眉一挑,却一声不吭。反正不论大房、二房还是三房,全都不是她肚子爬出来的。

  • 简直亏&架势!

    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家嫡房嫡女配你家庶子简直亏大发了,娶到就是赚到了的架势!

  • 叶鹤文&声,摸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文啊,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派出&张叶联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过了好&她才道

    叶棠采坐在床上,身体绷直,放在膝上的手紧紧地握着艳红的裙子,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嫁吧。”

  • &了一通

    罗氏便拉过惠然,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通,让惠然回去给叶棠采报信。

  • 了,现&在只能

    “太太气得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未醒。”惠然道:“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